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万圣节的本意,一群凯尔特人岂会不知,却没想过在这帮画画写诗的手上玩得如此传神。


比如这群在虚拟乐园里翻地而起的活尸。


众从者轻而易举地在熟悉的地方找到御主藏匿的糖果,意味着后头的发展愈发艰难。


当然这群妖魔鬼怪是无差别攻击的,目标在移动,英灵们排除险阻还需要在有限时间内找到御主,确保安全。


真是艺术家们赌上性命之作。


此刻虚拟空间内,立香使出往日在特异点内一切求生技能才得以逃进废弃的大楼。

幸好平日“训练有素“,无论在何种境地何种着装,立香都能活动自如。

尽管这衣服有些”不尽人意“。


大楼尚未竣工,到处都有光透入,在寂静的黑暗中影影绰绰,生锈的水管内有水...

迦勒底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万圣节,在忙碌与动荡的年月里这个富有趣味的节日被众人遗忘许久,因此迦勒底众人定要策划一个盛大的节日活动。

“这是所谓的万圣节对吧,master,trick or treat?”尾音上挑。

贞德alter托腮,指尖不断落在桌上。

目光自然带着挑逗与邪气。

“哎?”立花与玛修、恩奇都一起坐在做工奢华的地毯上将堆满金桌子的糖果分好装进小礼盒里。当然带着翘起手晃着酒杯偶尔还要偷吃挚友包的糖果的吉尔伽美什。

“那帮艺术家们已经决定好奖品了,我可是很期待呢。”圣女的反面像准备享用恶魔祭品般愉快。

立花不自觉打了个颤抖。

“前辈,安心吧,大家只是想获得御主的奖励,并不会...

刚注册好ao3,结果告诉我,翻wall开车都不行…好吧,继续牵个小手打个啵吧

“薰,咱们是不是成为新世纪的亚当和夏娃啦?”

“真嗣君想知道吗?”

“嗯!”

“盖好被子我告诉你。”

第一次遇见传闻中“软弱的真嗣君”是在大学的学生学生广场上,渚薰路过时这场闹剧已到尾声,不过无需关注主角两人,女主角明日香尖锐的声音早就传开了,大致内容无非是情侣吵架,因此来往的学生没有停下脚步,带着窃窃私语就离开了。


他瞥了一眼,在人流如织中,瘦削中等身材,背着斜挎包,身穿短袖T恤中筒裤的黑发男生低头,垂下的手稍稍握拳,仿佛要在这种大热天的烈日下沉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把女友的咆哮听进去。


“明日香……你别生气……”渚薰路过时听见的最为清晰的一句话。


T恤勾勒出青年后背的轮廓是像精心雕琢过的曲线,眼睫是濡鸦色的,不知是汗水或是泪水沾湿,渚薰认为两者都有。


可惜青年弯着腰,...

骤然失了兴致,恩奇都不明就里地回到房间。

穿着睡衣的挚友在沙发上阅读,带起人类的无框眼镜,书本被摊在搭起的大腿上,一手搁在沙发靠背摇晃着装有些许红酒的高脚杯一手置在书的边缘,食指偶然拨动纸张边角,起居灯淡黄的灯光令薄薄的镜片边缘泛着醉人的柔光。

平日里满带凌厉的双眸现下正汲取信息,在冷峻的面容上倒能与“贤王”这两字牵上些微关系。 

“吉尔?”坐到吉尔伽美什身边,恩奇都伸头瞅瞅他的书,唤了他一声。 

吉尔伽美什放下酒杯,单手搂住恩奇都,恩奇都就挨上他的肩膀。 

挚友身上还残留沐浴露的味道,恩奇都不禁用脸蹭了蹭。 

“在看什么?稍后我洗了澡来陪你。”瞥了...

大家继续点~

Ancient

迦勒底的起居室内应英灵们的好奇心架起了被炉,放上垫子,还特意调低了室内的温度又摆放电视让他们感受到被炉“绝妙”之处。 


一众喜爱休闲安静的英灵当然不会放过这种异国风情的体验,趁着空闲时间跟御主看起了电视剧来。 


从开始喋喋不休的玛修久而久之也加入到被炉小队里来。 


带头的达芬奇则说是松弛有度有益身心。

 
英雄王是万分瞧不起此种活动,尤其在他发现挚友恩奇都也喜欢钻被炉,偶然还捎上一些“杂种们”吃的零嘴的时候。 


这是某天结下的因缘。 


自旧日的冥府梦魇里醒来,还不想起来赴约的吉尔伽美什自然地要搂紧身边的恩奇都,却什么也捞不着...

Ghostdom

繁星满天,大地与天空因这些荧荧之火有了明显的界限。 

他能看穿未来的双目也对周身的黑暗束手无策,大地黑有如深渊不见底,靛蓝的天空与不闪烁的明星冰冷刺目。 

王穿梭在这片夜色,没有想过用他手上荣光万丈的权能获取眼前的目标。 

即便看穿永远不会到达彼方,他也不会停下脚步,向着渺茫幻影走去深处。 

那幻影站在天地交接处,绿发与白袍的衣摆在静谧中泛起细浪,自上而下的白纱笼罩全身,如诱惑般随风轻扬,让追赶的王窥见捧着花圈的手与唇角边若有若无的笑。 

“恩奇都……恩奇都,恩奇都!”一声声叫唤越来越坚定,愈发地大声。 

像是众神放到人间...

点播台

只接受标签上的cp


擅长风格:意识流/暗黑/X冷淡/清甜/PWP/皆可


旧文翻下面的就有了哈


每周5000-10000(肉会快些)


可接受1-3w字

有兴趣直接私信就好

ナツノハナ

天空像沸腾的红泥水般混浊,和着刺眼的日光,远处上坡路柏油路面也模糊不清的。
十字马路上,擦肩接踵的行人还是忍不住不时抬头仰望,大概是需要确认天空是被灌了岩浆还是太阳要撞地球吧。
街头混杂着各种色彩与声音,发动机的轰鸣,大喇叭的轰炸,灰白的水泥墙,沉色的玻璃幕墙,无机质的电子屏无间断播送,林林总总的广告板,见缝插针的小广告交织一片躁动的繁华。
人海里一抹灵动的苍翠浮沉。
微微抚肩的短发是养眼的绿色,不是交通灯或衣服染色那种无趣的绿,仿佛只有在深山鸟语花香参天巨木树影婆娑处才能找到的颜色。
短袖宽松的白衣下那身形窈窕,四肢纤细却富有韧劲活力,肌肤胜雪,让人巴不得化作那人怀里的纸袋。
不禁令人侧目,...

2017年对lo主的印象

哎呀发这个出来羞羞的哈哈哈哈哈哈!
嗯,就是想问问大家👆这个,对我印象如何???
下一年我也会加油的~

ID:sonnet18574 新窝

ID:sonnet18574 新窝

搬家啦~这里存放《May be a dream》,把《Cold Heart》搬走啦!

有点想搬lofter

还是很想玩这个

旺季每天九点回家,对不起!!!这个星期我肯定会更2次(没救了

到200fo,打算开个点文(😅尴尬

今晚一年一度的花滑大奖赛就开始了,争取早下班回家看直播!

カヲシンまとめ

憧憬的太太

Gray,gray,gray:

※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カヲシン



[130528/庵カヲシン]



  他回到嶙峋的海岸旁,凝視那片如同他體內鮮血流淌的廣闊水面已然轉為夜晚的色彩(曾經它也是藍色,但他未曾親眼見過也想像不出紅色以外的海洋),摸索著便坐下了。天空也是黑色的。遠方的燈光閃爍著白與紅色,手掌彷彿還留著握住對方身體的觸感,真嗣握起拳頭,想要吶喊,腦中卻找不到任何一個詞彙能表達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縮起身子,想讓自己的存在盡可能變得更為渺小。


  背後熟悉的女性嗓音對他說:他放棄了生...

babyたち~《Cold Heart》我会抓紧的,但是让我搓完《恐怖美术馆》的解说视频哈~

QWQ又没薰嗣粮吃了

#真探第一季# 最近在补这个,看的不亦乐乎。Rust和Maggie说的话很多都是金句,我喜欢这些冰冷现实的金句,那些所谓的“温暖治愈”的“鸡汤”已经过期发臭了。“我是坏人吗?Rust”“你不需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坏人。这世界需要坏人,只不过我们把他拒之门外罢了。” ​​​

这几天都没产粮😐😐😐
很喜欢小英雄却一直没啥动力写…
想写的不外乎小滑冰eva和刀剑…
而且文章腔调奇怪,不说人话…

渚薰这个神棍真的好难写………
《cold heart》就是写外表三十多的真嗣和再造的渚薰

从远方修行带着大老虎回来的五虎退刚回到本丸就跟亲自来迎接他的主人申请要当下一星期的近侍,期盼着将途中遇到的林林种种告诉审神者。
审神者思量了一番,便让五虎退到织田组的院子找长谷部,告诉他下星期的近侍改为五虎退,并通知他下周五与审神者和五虎退到现世。
当听到五虎退的回话,说长谷部先生收到消息就趴在小茶桌上什么都不说了,之后又抱着小茶桌跑到对面伊达组的院子说要跟光忠先生做一个月的饭,不要当近侍时,审神者用扇子掩着嘴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皆因上月长谷部与不动行光因酒的事情差点打起来,已经被她罚了一个月的马当番。
夜里,审神者一边替五虎退擦干梳整好头发,一边听着小老虎雀跃地说着修行途中的事情,当他说到前...

今晚我要撸薰嗣谁都别拦我!

oh! my god!

our young and stupid:

给朋友的渚薰

红豆饭


暖风习习,即便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也不感到炎热。
几把太刀约在三条的院内饮茶,难得没有任务在身,年岁稍长的太刀们就是看天看地看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能过一天。
啾~~~啾啾啾~~
莺丸盯着园子里在树上叫的正欢的鸟儿,又学着莺啼起来。
鹤丸坐在树荫婆娑的光影下,抱着刀,嘴里叼着根不知哪儿来的小草,半眯起眼睛。
“哈哈哈,髭切殿,要是喜欢这点心,我便割爱送给您吧。”渡廊上,三日月端着茶杯,笑眯眯地把装有三个洛风的木盘推到髭切侧跟。
盘上还有一支菖蒲。
“十分感谢,三日月大人。”
“鼓月堂的点心一直都是髭切大人所钟爱的呢。”三日月身旁是正整理毛发的小狐丸。
“我也是跟随主人的喜好而已,这次她又采购了许许...

睡不着

音乐可滋润人心。
大概是上帝留在人间的使徒吧。
荡漾的海面上是朦胧的月色正如眼底的氤氲在闪烁,神秘陌生幽僻的美。
巨轮也不过是海中一叶孤舟,摇晃,如渐渐入梦的老人。
摇晃中迎来海风,静谧淡漠褪去于烈日下的咸涩,卷起朵朵的浪花在月下是密密缀着的珍珠。
月色笼罩浪花,柔丽得哀婉。
黑夜笼罩明月,圣洁的孤高。
耳边的《月光》,在我心海上摇着孤舟向一轮月色驶去驶去。

上一年在云顶梦号上看到至今为止我认为最美好的月夜,自此之后德彪西的《月光》总让当年的景色再次浮现。

1 / 6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