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洛风Ⅲ

审神者的近侍换了,一期一振自动请缨带弟弟们出阵进行实战,大概是担心包丁会跟不上步伐吧。
夜里,审神者在案前工作阅读批文难得开口说话。
“髭切。”公文上的字在台灯灼眼的白光下愈发显得密密麻麻。
“主人?”在审神者身后盘腿而坐的髭切回过神来。
她伸了伸懒腰,放下文件,手肘按在桌面支起了下巴,想了想:“髭切,膝丸还没来呢,你会寂寞吗?真的会看淡一切?”
“活了千年什么都见过,自然什么都看淡了。如果,弟弟叫什么来着……”髭切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有些许苦恼。
“叫膝丸哦……”审神者不厌其烦地告知。
“名字什么都好,要是弟弟在也是不错的事。”髭切漂亮的脸上还是一片淡然。
他端起小木盘,用木签仔仔细细地剜下一...

洛风Ⅱ

鸟鸣还在耳畔萦绕不止,午后的柔风卷起一丝热度,惹得午睡中昏昏沉沉的审神者不耐,嘤咛了一声,要抬手动动身子,发现紧贴手肘的不是木枕而是软枕,自己也躺了下来。
这偌大的正厅不是栗田口院子里的,只见屋外阳光正好,落英缤纷,那些粉色花瓣在光滑的木制地板上迎风卷动,参天的樱树正值花期,虬须般的枝丫掩去观景台的一角,微微摇摆沙沙作响。
这里正是她住的小楼,连接着正厅的高台是她为了与大家一同赏花或过节相聚而建的,平日里大家都不会擅自进她楼里登上高台。
“一期?”唯有近侍才持有后院的钥匙。
审神者支起身子,身旁还留着绣有刀紋的手帕。
她为每一把刀都准备了这样一条手帕。
无人回应,她拾起手帕,走了出去,已渐西斜...

洛风Ⅰ

X年x月x日
变成人,来到这个本丸不足一周,我发现,自己竟然会喜欢人妻以外的女子。
其实跟人妻也没太大区别呢!会给我好吃的点心,在我远征之前也会温柔地拍拍我的头,还会弯下腰来给我整理衣服,说话温声细语的,主对我们真的太好了!
要是主能下嫁一期哥这就是最最完美的人妻啦!
好期待(`Δ´)!
女子慌忙将胡乱搁置在在地上的小薄本合上连同桌上散落的画笔,书籍收拾整齐。
想不到包丁这孩子会有这种想法,她白嫩的双颊顿时染上薄红。
“颜文字很适合小包丁呢……”深呼吸将把杂念赶走,她又开始给小栗田口们打扫房间了。
政府给她安排的本丸原本只是几处院落,但随着刀口增多,也为了方便,开了好些通路把院子连...

朋友看过《Camellia》之后问我,最后老维为什么不打车去音乐厅呢?
老维病久了,钱都是给小猪攒着嘛(我又成功糊弄过去了doge

Camellia in snow

那灰暗的灯光是如此寂静,偌大的病房温暖得令人窒息,漆黑的窗外刮着如虚幻的风雪。

勇利趴在维克托床边,灰暗静谧中,维克托只需一瞥,便能驱走所有的孤寂与怅然。

他自认并非是个软弱的人,至少在面对音乐与勇利时,总是显得强势。

可不得不躺在充满药气硬实的病床上的自己却不由衷地胡思乱想。

冗长的休养才刚开始,而他还未摆脱疾病附加在身上的无力感,这飞来的横祸彻底打乱他的生活。

这并非是什么绝症,但轻易地隔断他与勇利相处的空间,之前的种种,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温。

“维克托,我每天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刚确诊的时候勇利是这么跟他说的,而且也做到了。

想起那天他眼镜后柔柔亮亮快要滴出泪的双瞳,维克...

Camellia in snow Ⅲ

薄雪已覆满他的全身,男人还是静坐在长椅上,弓着腰,岔着腿,手肘抵在双膝上,看上去是有那么点颓唐,可他如贝尔加湖一般冷冽的眸子望映出手里的与白雪几乎融为一体的白茶,又是让人心折的美丽了。
男人正对着的V音乐厅终于敞开大门,听众如龙灌水般涌出,打碎了雪夜的寂静,男人坐直了身子,粉雪从身上簌簌滚落,他那对美丽的眸子几乎是要放出光来,在柠黄中寻觅。
不在乎身体是否能坚持下去,若目光能掠过心爱的人,即便只是鬓角,也能认出,也将寻回力量上前把他紧拥入怀。
明知道如今声名鹊起的青年一时半刻也无法从仰慕者与听众中抽身,自己的亲身经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男人心里还是躁动不安,埋怨起热情的听众来。
直到大门关闭,男人...

混乱得要融化在自己的缺陷里,却要装作精明清醒。

Sea and See

当他品尝到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喜欢”时,他只剩余他头颅与冰冷的双唇。

全世界都在嘲笑他的卑微和懦弱,总要他勇敢地成为大人,但是,他所有的东西都在被扼杀。

大人就是失去所爱的一切还要若无其事地活下去的生物吗?难道,要将心碾碎却装作不痛,才能成为大人吗?加持先生说过,美里小姐也说过,快点成长吧。

他再也不会任性地渴求他的再临,也会分清现实与虚妄。

少年伏在漆面模糊的黑色琴盖上,颤颤地饮泣,浪花拍打着老旧琴脚,堆起一重又一重的海砂,淹没哭声。

天边即将破晓。

碇真嗣,也是一个不会流血的男人,太阳,血红色的太阳,海,橙色的海,能在里面呼吸,黑色,一切都是黑色,雪白与雪白交叠也不会产生温度。

“真嗣君,我们一起把它推出...

对不起,真嗣君,昨晚真的忙疯了,没来得及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在回荡的乐声中,他对自己胡搅蛮缠的行为深感庆幸。

对,勇利,就是这样,这个小节,必须出尽全力控制指尖的力度,做得很好。

维克托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台上的青年,汲取他忘我的演奏,不住地赞叹。

在音乐中的勇利跟从前大相径庭,全神贯注在黑白键上,宛如将自己因乐声而拨动的心弦也付诸在上。

唯有他才能听得明白,里头藏着勇利成长的点滴,现在的他是个成熟,坚定的钢琴演奏者了。

不是经他手中雕琢而成,而是以泪水与爱惜滋养出来的,仿佛是多年后才找回彼此的相生树,青年也不断地将他染上自己的色彩,大放异彩。

璀璨炽烈的灯光模糊了青年孤高的轮廓,拉长了地上的身影,他多想坐到他身边,或站在他身后,回到今年夏日...

Camellia in snow Ⅱ

尼基福罗夫先生的人生中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狼狈。

苍白得可怖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从宽大的口罩边缘隐约可见,可目光如炬的蓝眸与笔直的剑眉又将他与生俱来的气度带回,一身还算贴身的西装与深色大衣下的他只是一个微微抱恙的外国绅士罢了。

但这外国绅士往地下铁里的投币储存箱里塞进蓝白条纹的病号服这就十分可疑了,与跟大衣配色的手套于病号服之上更是扎眼。

“咳咳……真像穿着玻璃鞋坐着地铁往王子赶去的灰姑娘呢!我的小猪王子。”把柜门关上,将回条塞进大衣的口袋里,维克托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

还有一小时,他的小猪就会在V剧院里上演他第一场的演奏会。

尤利与勇利的合奏毫无疑问是演奏会的重中之重,过了今晚...

天已向晚,身穿正装的金发少年带着他沉默寡言的执事来到维克托的病床前,随行带来的还有执事手上的手提袋。

少年坐到病床边勾勾手指,高大的执事像开动按钮的机器人开始布置起来。

“维克托,今晚你就对着这冷冰冰的屏幕看这吧,你心爱的猪排饭精湛的表演。而你要独自一人躺在这冷冰冰的病床上,服下形形式式的药。被当初的家畜抛弃的感觉肯定很特别对吧?”淡金的刘海将一边无暇的脸庞遮掩,翠色的眼眸目光锐利,高傲。

这孩子从没投以不屑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尤利总是没有他表面那般不好相处。

还透着淡蔷薇色的脸颊象征着青葱可爱,维克托忍不住要去捏这小豹子的脸颊。

“秃纸!你干……嘛?!”突然被偷袭的尤利忍不住大呼。...

去日本9天~QWQ

9=2

9=2


Code 9=2

这是我核心上的编号,母体Titan的第二号造物,原身,大概是一个名为I的20岁男人。

我是I的克隆体,以及克隆体残渣。

由于地下研究所爆炸,从培养管中觉醒的我被炸伤,当时的情况已经记不起来了,只听Boss和2=9说过,勉强还有人的形状。

Boss把我的残渣回收,并重新克隆新的身体,将我的脑部移植到新的躯体上才有今天的9=2。

但是,脑部受损的我依靠“改良”过的新身体生活下去,依旧缺失很多东西。

比如痛觉,味觉,他们说,还有很多潜在的缺失还未被发现,需要保留观察。

所以,2=9,是我的监护人,观察者。

听说他也是“改良”过的克隆人,原身似乎与I有千...

Camellia in Snow Ⅰ

  那灰暗的灯光是如此寂静,偌大的病房温暖得令人窒息,漆黑的窗外刮着如虚幻的风雪。


  勇利趴在维克托床边,灰暗静谧中,维克托只需一瞥,便能驱走所有的孤寂与怅然。


  他自认并非是个软弱的人,至少在面对音乐与勇利时,总是显得强势。


  可不得不躺在充满药气硬实的病床上的自己却不由衷地胡思乱想。


  冗长的休养才刚开始,而他还未摆脱疾病附加在身上的无力感,这飞来的横祸彻底打乱他的生活。


  这并非是什么绝症,但轻易地隔断他与勇利相处的空间,之前的种种,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温。


  “维克托,我每天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刚确诊的时候勇利是这么跟他说的,而且...

RUN

破开的冷空气刮过额上,吹散汗水的热度。

气喘吁吁,勇利的目光还是随着前方跃动的银发颠簸着,四肢像是不知疲倦地追逐着高大修长的身姿。

前方的维克托渐渐放慢步速,不久便停下来。

“勇利…”还未来得及喘气,刚转身,黑发青年就将他撞个满怀。

干脆就这样抱紧吧。维克托立刻收紧双臂,怀里正要将他推开的人顿时没了动静。

若是夏天,他们定能感受到因喘息带来的身体的颤抖吧?

“维,维克托,对不起。”被男人扎实地抱拥,勇利看不见维克托的脸,眼前只有微微的发梢,脖子流丽的线条。

坚实的怀抱令勇利抓着裤管的手一点点向维克托挪去,衣领出露出白皙富有光泽的肌肤也让他想把脸庞埋进男人的锁骨上。

好喜欢,无论是体温,心跳,胸膛,肩膀,笑容,...

天女

  “呵……”


  我或许想说:“真耀眼。”


  轱辘轱辘地,咔哒咔哒地,晕黄在晃动,当啷当啷地天旋地转。


  一直萦绕着我脑海的男声忽远忽近,时大时小。


  努力着去倾听,啊,我知道是谁了,那是雨宫先生。


  自剧痛,沉重到恍惚,到现在的疲倦,炽白,漆黑,灰色与橙黄变成我世界的界限。


  身体不自主地运动这,既沉重又轻松,仿佛我已穿上羽衣,回归到黑夜里,将要睡去。


  雨宫先生将我拉回现世,我感到一次比一次的疲惫,但那雀跃却温柔的声音是如此可爱。


  “加菜子,你看那是湖哦!”


  门被打开,热浪涌入,我安静地在混沌中动了动眼珠子。...


Sighed

  每一次,每一刻,每一秒,当我的指尖敲在黑白键上都像是在耗费心头的力量与情感,攥在心尖上的感觉一点一点,一滴一滴的在黑白键间绽开。


  “不,不是这种感觉,勇利,你就这么不懂这首曲子吗?怎么努力也没能汲取到半点感觉的话,再好的技巧都是白费,那种事情交给机器做就可以了。勇利,这个星期就是决赛了,你是太紧张了吗?”


  老师背着玻璃窗,耀目的阳光几乎将他掩盖,严肃认真的声音在我耳边忽大忽小,我听得不真切,而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阳光中无所遁形,飞舞的浮尘。


  突然全身不自然地打了个激灵,我自然而然地开口:“没有,没有紧张。”转过头回到钢琴上,眼前跳跃着鲜艳的蓝点。


  是叹...

小薄本印量调查

http://tp.sojump.cn/jq/13725613.aspx


打算挑几个短篇再加上新短篇制成一个小薄本册子,有兴趣的可以戳一下上面~

家里有事去不了俄罗斯…
心情好复杂……

下一篇,继续sigh的设定好了……

Duet

放微博了…

链接下方

又被和谐了QWQ

祝自己生日快乐!麻麻辛苦啦!
这两天太忙太忙大概要周六才能写完自己的贺文QWQ

钢琴play还是休假play先?

风月

  天晓得杂志社花了多大力气才能同时请到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作封面和内页的拍摄。


  形形式式的邀请总被维克托婉言推辞,把目标转向胜生勇利时,对方总是说‘维克托答应的话那就没问题。’


  终于抓到了赛季结束两人回到日本的机会,总编亲自到机场请求两人应邀,两人也在胜生太太的电话说服下接受了拍摄的工作。


  “对,两位再靠近一点,胜生选手,眼睛不要老盯着你男朋友侧脸啦,这是封面图哦,麻烦帅气地用余光盯着镜头好吗?”


  摄影棚内,正攻克最后一关,封面图的照片。


  摄影师和维克托总是不满意照片的效果,两人只能一遍又一遍摆着同样的姿势反反复复地拍照...

我期待明天的到来,也恐惧没有你的明天到来。

是否有一天,这些都变为脑海里“无聊的曾经”?

待到那一刻,我与你比陌生人更陌生,刻骨铭心……

《sigh》完结噜~
还是短小君适合我

Sigh Ⅴ

远处送来夕阳的暖风拂开他银灰的刘海,露出染上余晖薄红的蓝眸,炯炯如炬,隐隐流光。

他身穿棕色长大衣,精致贴身的剪裁勾画出风流修长的身姿,咖啡色长围巾在脖子围了一圈两端流苏垂下多了几分闲适随意。

黑色皮手套与花束相映格外抢眼,小束的白茶在眼前这俊美的男子怀里如此娇艳。

若是一年前长发的他捧着,又过于艳丽了。

“维,维克托。”尽管私下里有意无意地喊过对方的名字,但面对真人时又不能脱口而出了。

美得像在梦里相逢,勇利迟疑了那么一分钟,才敢迈出脚步。

“为什么你会在……呜哇。”一步之遥,微笑着的男人往勇利怀里塞入那束白山茶。

“嗯,很适合勇利,果然带过来是没错的。”维克托满意地上下打量着...

第一次发肉,这婴儿车质量好吗?
😅😅😅
看标题应该不会知道吧……

1 / 4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