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到200fo,打算开个点文(😅尴尬

今晚一年一度的花滑大奖赛就开始了,争取早下班回家看直播!

Cold Heart3

直到在地铁入口处看到少年,真嗣才知道这不是幻像。
冷白的街灯,黑色湿润闪烁着如细丝银光的地面,少年挺拔潇洒的身姿,一身休闲服,肩膀挎着背包,当那双深沉的赤瞳捕捉到他时,俊美的五官会带上一分柔和。
少年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迎着他前去的步伐,呼唤:“碇老师。”
不禁停下了脚步,下一瞬又迈开前去,到达少年身边。
这时发现,他们已差不多高了。
眼前不知从何而来的学生有着他最牵挂的一切。
瞟了一眼,真嗣对少年说:“你要去哪里?渚君。”
对方顿了顿,微笑道:“送老师回家。”
“之后呢,你要到哪里?”
“我还以为你会问我从哪里来。”
真嗣想伸手触碰对方的脸庞确认眼前是否真人,可他不能唐突。
以目光触碰他,小心...

カヲシンまとめ

憧憬的太太

Gray,gray,gray:

※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カヲシン



[130528/庵カヲシン]



  他回到嶙峋的海岸旁,凝視那片如同他體內鮮血流淌的廣闊水面已然轉為夜晚的色彩(曾經它也是藍色,但他未曾親眼見過也想像不出紅色以外的海洋),摸索著便坐下了。天空也是黑色的。遠方的燈光閃爍著白與紅色,手掌彷彿還留著握住對方身體的觸感,真嗣握起拳頭,想要吶喊,腦中卻找不到任何一個詞彙能表達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縮起身子,想讓自己的存在盡可能變得更為渺小。


  背後熟悉的女性嗓音對他說:他放棄了生...

babyたち~《Cold Heart》我会抓紧的,但是让我搓完《恐怖美术馆》的解说视频哈~

QWQ又没薰嗣粮吃了

#真探第一季# 最近在补这个,看的不亦乐乎。Rust和Maggie说的话很多都是金句,我喜欢这些冰冷现实的金句,那些所谓的“温暖治愈”的“鸡汤”已经过期发臭了。“我是坏人吗?Rust”“你不需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坏人。这世界需要坏人,只不过我们把他拒之门外罢了。” ​​​

Cold Heart2

真嗣在NERV“解散消失”后,曾长时间处于UN的管制下生活,数不尽的实验,孤独封闭更甚于地下城市的居室,无需意义的服从就是一切。
乃至于他重见天日之时,几乎连说话的能力都丧失,认知能力也受到损伤。
莫名地跑出车厢这种奇怪举动偶而就会无预兆地出现。
天已向晚,月台上不锈钢椅子反射模糊的白光愈发灿烂。
报站广播,关门信号,月台指挥,人们的嘻笑怒骂,匆匆地在耳边划过,他端坐在长椅上,坐了大半天。
红日在轨道上落下明月寒星高挂,列车依旧准点,呼啸而来呼啸而去,月台的人渐渐稀少,隔断不了的冷风直往他身上刮。
像是尝试手还能活动般颤颤巍巍搂紧衣襟,真嗣双眸通红,白皙瘦削的双颊还有干燥的泪痕。
大衣与围巾没...

这几天都没产粮😐😐😐
很喜欢小英雄却一直没啥动力写…
想写的不外乎小滑冰eva和刀剑…
而且文章腔调奇怪,不说人话…

Cold Heart 1

他再次睁开双眼是因为眼前一片灰蓝,天已破晓,海风扬起窗帘,纯白的,如裙摆,在黎明到来前肆意摇曳,送来了一阵清爽。
仰躺在沙发,随身听的屏幕上空电池符号一眨一眨,他摘下耳机,双耳发涨,转转眼珠子,偌大的音乐室寂静无声,雪白的墙壁,光可鉴人的地板都悄然沉浸在最后一点黑暗。
睡意再次向他袭来,身体已从沙发坐起,沙发上面的窗户框住了淡灰淡蓝的世界,他注视着,直到一丝丝光明打开这片寂静。
洗漱穿衣做早餐坐下来张开嘴咬下咀嚼吞咽喝水如此反复。
一种莫名的木然已把他淹没。
他的命运“本该如此”。
不过,此刻讥讽,怜悯,漠视的人们都不在了。
心如插满针的化石。
杯碗碟被晾在碗橱正滴水,从门口的衣架子上取下大衣...

渚薰这个神棍真的好难写………
《cold heart》就是写外表三十多的真嗣和再造的渚薰

从远方修行带着大老虎回来的五虎退刚回到本丸就跟亲自来迎接他的主人申请要当下一星期的近侍,期盼着将途中遇到的林林种种告诉审神者。
审神者思量了一番,便让五虎退到织田组的院子找长谷部,告诉他下星期的近侍改为五虎退,并通知他下周五与审神者和五虎退到现世。
当听到五虎退的回话,说长谷部先生收到消息就趴在小茶桌上什么都不说了,之后又抱着小茶桌跑到对面伊达组的院子说要跟光忠先生做一个月的饭,不要当近侍时,审神者用扇子掩着嘴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皆因上月长谷部与不动行光因酒的事情差点打起来,已经被她罚了一个月的马当番。
夜里,审神者一边替五虎退擦干梳整好头发,一边听着小老虎雀跃地说着修行途中的事情,当他说到前...

Cold Heart

日本又迎来阴冷的冬天了,明日香,你在德国还好么?许久没收到你的来信了,最后一次大概三年前了吧?那些人也没给我什么消息……
“第三新东京到了!第三新东京市到了!”
故作热情的女声将他叫醒,碇真嗣几乎从座位上跳起,取下一边耳机再次确认站名后,列车也进站停下。
打了个趔趄,一把抓住扶手,稳了稳,这信号灯开始闪了他才匆忙从车厢跑出。
列车立即轰轰驶走,过后开阔的月台已空无一人,灯光明晃晃得刺眼,空气变回寒冷的凝重。
真嗣还未想离开,对于回到住处这一事,他从不热衷,总是拖拖拉拉,曾在多年前惊动了上层的人。
沿着路轨铺排高耸的路灯都已亮起来,炽烈的白光一点一点在漆黑中不知通往何方。
通往何方总能有一个终点...

今晚我要撸薰嗣谁都别拦我!

oh! my god!

our young and stupid:

给朋友的渚薰

红豆饭


暖风习习,即便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也不感到炎热。
几把太刀约在三条的院内饮茶,难得没有任务在身,年岁稍长的太刀们就是看天看地看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能过一天。
啾~~~啾啾啾~~
莺丸盯着园子里在树上叫的正欢的鸟儿,又学着莺啼起来。
鹤丸坐在树荫婆娑的光影下,抱着刀,嘴里叼着根不知哪儿来的小草,半眯起眼睛。
“哈哈哈,髭切殿,要是喜欢这点心,我便割爱送给您吧。”渡廊上,三日月端着茶杯,笑眯眯地把装有三个洛风的木盘推到髭切侧跟。
盘上还有一支菖蒲。
“十分感谢,三日月大人。”
“鼓月堂的点心一直都是髭切大人所钟爱的呢。”三日月身旁是正整理毛发的小狐丸。
“我也是跟随主人的喜好而已,这次她又采购了许许...

睡不着

音乐可滋润人心。
大概是上帝留在人间的使徒吧。
荡漾的海面上是朦胧的月色正如眼底的氤氲在闪烁,神秘陌生幽僻的美。
巨轮也不过是海中一叶孤舟,摇晃,如渐渐入梦的老人。
摇晃中迎来海风,静谧淡漠褪去于烈日下的咸涩,卷起朵朵的浪花在月下是密密缀着的珍珠。
月色笼罩浪花,柔丽得哀婉。
黑夜笼罩明月,圣洁的孤高。
耳边的《月光》,在我心海上摇着孤舟向一轮月色驶去驶去。

上一年在云顶梦号上看到至今为止我认为最美好的月夜,自此之后德彪西的《月光》总让当年的景色再次浮现。

审神者从睡梦中浮起,只觉浑身冷硬疼痛,四周寂静无声,突然一声鸟鸣才让她回过神来。
昨晚抓紧的手已松开,身边的一期一振还是没有睁开双目,但手心传来的温度与平和的睡颜,她知道一期的情况已好转。
小心地抬起手,她把怀里的太刀放回架子上,一时间整晚下来的僵硬酸疼令她头晕目眩,坐在冰凉的地上揉着额头。
室外的鸟鸣愈发聒噪,门扉透进的光越来越亮,黎明将至,她要起床梳洗开始忙碌的一天了。
倏地,后背一阵温热,低头一看,她腰上缠着一双白皙而壮实的手,下一秒她便坐在男人的怀抱里。
一期骤然贴近,除了乖乖地被亲吻唇角外,她抓着一期的衣襟呆望着他。
他醒了,水蓝的发梢落在她脸庞,琥珀色的双眸中还是熟悉的缱绻,鲜活的...

洛风Ⅴ

让太郎将一期安置在自己的房间后审神者便开始彻夜不眠的照顾。
褪下他满是血污的出阵服,亲自清洗修补,打来清水为他拭去血迹,取来工具修补本体的裂纹放在他病榻前,直到夜深,她还从书房取来小桌在他病榻前办公。
眼前文件的字迹渐渐模糊,她晃晃头,直直身子又继续工作。
不知过了多久,夜深沉下去,外头已没半点声音,连虫鸣也没有,独余她翻阅纸张的哗哗声,偶尔灯花发出啪啦一声。
“火……”
不是她的余光略过一期的脸,审神者都不知道一期在呓语。
推开小桌,在病榻前,她伸手覆上那张俊秀的脸,不甚平稳的气息,脸颊的冰凉窜上掌心。
她起身取过灯盏,吹熄了,循着月光,回到他身边。
“一期,做梦了吗?这里没有火了你醒来看看...

洛风Ⅳ

让髭切在夜里又吃掉几不知多少盒洛风后,新的一周又即将开始了,军议安排在一周之始的早晨,本丸全员都会换上出阵服到前院大殿上听候主人差遣。
审神者也会身着正装出席,安排一周工作。
今天的打褂果然是水蓝色的,哎呀,鹤丸殿下还是不太懂小姑娘的心思啊。
真是吓了我一跳,跟三日月的打赌竟然输了,哈哈。
从后院穿过长廊,渡廊,审神者刚进大殿,便听到座前的两把太刀玩笑交谈。
待她坐下来,殿内已一片肃静,刀们正襟危坐,没有半点刚才的轻松,跪坐在侧跟的髭切立即转向主人,躬身朗声问安:“愿我主今周武运昌隆,身体康健。”
话音刚落,一众刀剑也躬身问安,声音洪亮。
“诸位,吾不胜感激。”
听到主人回话,刀们立即直起身子...

洛风Ⅲ

审神者的近侍换了,一期一振自动请缨带弟弟们出阵进行实战,大概是担心包丁会跟不上步伐吧。
夜里,审神者在案前工作阅读批文难得开口说话。
“髭切。”公文上的字在台灯灼眼的白光下愈发显得密密麻麻。
“主人?”在审神者身后盘腿而坐的髭切回过神来。
她伸了伸懒腰,放下文件,手肘按在桌面支起了下巴,想了想:“髭切,膝丸还没来呢,你会寂寞吗?真的会看淡一切?”
“活了千年什么都见过,自然什么都看淡了。如果,弟弟叫什么来着……”髭切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有些许苦恼。
“叫膝丸哦……”审神者不厌其烦地告知。
“名字什么都好,要是弟弟在也是不错的事。”髭切漂亮的脸上还是一片淡然。
他端起小木盘,用木签仔仔细细地剜下一...

洛风Ⅱ

鸟鸣还在耳畔萦绕不止,午后的柔风卷起一丝热度,惹得午睡中昏昏沉沉的审神者不耐,嘤咛了一声,要抬手动动身子,发现紧贴手肘的不是木枕而是软枕,自己也躺了下来。
这偌大的正厅不是栗田口院子里的,只见屋外阳光正好,落英缤纷,那些粉色花瓣在光滑的木制地板上迎风卷动,参天的樱树正值花期,虬须般的枝丫掩去观景台的一角,微微摇摆沙沙作响。
这里正是她住的小楼,连接着正厅的高台是她为了与大家一同赏花或过节相聚而建的,平日里大家都不会擅自进她楼里登上高台。
“一期?”唯有近侍才持有后院的钥匙。
审神者支起身子,身旁还留着绣有刀紋的手帕。
她为每一把刀都准备了这样一条手帕。
无人回应,她拾起手帕,走了出去,已渐西斜...

洛风Ⅰ

X年x月x日
变成人,来到这个本丸不足一周,我发现,自己竟然会喜欢人妻以外的女子。
其实跟人妻也没太大区别呢!会给我好吃的点心,在我远征之前也会温柔地拍拍我的头,还会弯下腰来给我整理衣服,说话温声细语的,主对我们真的太好了!
要是主能下嫁一期哥这就是最最完美的人妻啦!
好期待(`Δ´)!
女子慌忙将胡乱搁置在在地上的小薄本合上连同桌上散落的画笔,书籍收拾整齐。
想不到包丁这孩子会有这种想法,她白嫩的双颊顿时染上薄红。
“颜文字很适合小包丁呢……”深呼吸将把杂念赶走,她又开始给小栗田口们打扫房间了。
政府给她安排的本丸原本只是几处院落,但随着刀口增多,也为了方便,开了好些通路把院子连...

朋友看过《Camellia》之后问我,最后老维为什么不打车去音乐厅呢?
老维病久了,钱都是给小猪攒着嘛(我又成功糊弄过去了doge

Camellia in snow

那灰暗的灯光是如此寂静,偌大的病房温暖得令人窒息,漆黑的窗外刮着如虚幻的风雪。

勇利趴在维克托床边,灰暗静谧中,维克托只需一瞥,便能驱走所有的孤寂与怅然。

他自认并非是个软弱的人,至少在面对音乐与勇利时,总是显得强势。

可不得不躺在充满药气硬实的病床上的自己却不由衷地胡思乱想。

冗长的休养才刚开始,而他还未摆脱疾病附加在身上的无力感,这飞来的横祸彻底打乱他的生活。

这并非是什么绝症,但轻易地隔断他与勇利相处的空间,之前的种种,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温。

“维克托,我每天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刚确诊的时候勇利是这么跟他说的,而且也做到了。

想起那天他眼镜后柔柔亮亮快要滴出泪的双瞳,维克...

Camellia in snow Ⅲ

薄雪已覆满他的全身,男人还是静坐在长椅上,弓着腰,岔着腿,手肘抵在双膝上,看上去是有那么点颓唐,可他如贝尔加湖一般冷冽的眸子望映出手里的与白雪几乎融为一体的白茶,又是让人心折的美丽了。
男人正对着的V音乐厅终于敞开大门,听众如龙灌水般涌出,打碎了雪夜的寂静,男人坐直了身子,粉雪从身上簌簌滚落,他那对美丽的眸子几乎是要放出光来,在柠黄中寻觅。
不在乎身体是否能坚持下去,若目光能掠过心爱的人,即便只是鬓角,也能认出,也将寻回力量上前把他紧拥入怀。
明知道如今声名鹊起的青年一时半刻也无法从仰慕者与听众中抽身,自己的亲身经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男人心里还是躁动不安,埋怨起热情的听众来。
直到大门关闭,男人...

混乱得要融化在自己的缺陷里,却要装作精明清醒。

Sea and See

当他品尝到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喜欢”时,他只剩余他头颅与冰冷的双唇。

全世界都在嘲笑他的卑微和懦弱,总要他勇敢地成为大人,但是,他所有的东西都在被扼杀。

大人就是失去所爱的一切还要若无其事地活下去的生物吗?难道,要将心碾碎却装作不痛,才能成为大人吗?加持先生说过,美里小姐也说过,快点成长吧。

他再也不会任性地渴求他的再临,也会分清现实与虚妄。

少年伏在漆面模糊的黑色琴盖上,颤颤地饮泣,浪花拍打着老旧琴脚,堆起一重又一重的海砂,淹没哭声。

天边即将破晓。

碇真嗣,也是一个不会流血的男人,太阳,血红色的太阳,海,橙色的海,能在里面呼吸,黑色,一切都是黑色,雪白与雪白交叠也不会产生温度。

“真嗣君,我们一起把它推出...

对不起,真嗣君,昨晚真的忙疯了,没来得及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在回荡的乐声中,他对自己胡搅蛮缠的行为深感庆幸。

对,勇利,就是这样,这个小节,必须出尽全力控制指尖的力度,做得很好。

维克托目不转睛的盯着远处台上的青年,汲取他忘我的演奏,不住地赞叹。

在音乐中的勇利跟从前大相径庭,全神贯注在黑白键上,宛如将自己因乐声而拨动的心弦也付诸在上。

唯有他才能听得明白,里头藏着勇利成长的点滴,现在的他是个成熟,坚定的钢琴演奏者了。

不是经他手中雕琢而成,而是以泪水与爱惜滋养出来的,仿佛是多年后才找回彼此的相生树,青年也不断地将他染上自己的色彩,大放异彩。

璀璨炽烈的灯光模糊了青年孤高的轮廓,拉长了地上的身影,他多想坐到他身边,或站在他身后,回到今年夏日...

1 / 5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