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ep 26 may be a dream Ⅳ

  吱呀,吱呀,吱呀。


  要是坐在秋千上,能看见摇晃的天空。


  孩童只是在单纯地玩乐,一同欢笑并不意味着双方就是伙伴。


  快乐,其实也只是一种狭隘的情感,一堆个体抱着狭隘的感情堆砌出快乐的假象。


  “时间到了,妈妈叫我回家了!”


  “是呀,妈妈在等着呢。下次再玩吧!”围着沙堆的孩童们就像上了发条的玩偶,当发条停下,一切的欢乐顿时消失无踪。


  “玩偶”们仍带着意犹未尽的笑声喧闹着奔向公园的大门。


  小孩子一个人站在砌好的“城堡”前,落寞地低下头。


  真嗣全身僵硬的站在孩子的身后。


  “坏掉就好了。”城堡瞬间化为乌有,变回一盘散沙。


  死寂的夕阳下,他在重复小时候的诅咒。


  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快乐与否,即使是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玩得开不开心?


  你有妈妈吗?


  怎么还不回家?


  天就要黑咯。


  “不知道。”


  亲爱的,真嗣就交给你了。


  真嗣……


  真嗣……


  真嗣……


  真嗣……


  别再叫他了。


  这里是EVA的坟墓,所谓的神也不过是人造出来的,不过,这是人类最后的武器。人类不是总把奇迹般的希望称作为神么?


  EVA的驾驶舱是灵魂之座。


  你的妈妈在为初号机做实验的时候出了意外。


  我希望给这个孩子看到人类的希望。


  “这是什么希望……初号机,初号机,到底是什么东西呀!”真嗣捂着耳朵,崩溃地大叫。


  小孩子在沙堆前细细啜泣,他好像忘记该怎么去哭泣了。


  “EVA什么的,使徒什么的,NERV什么的,果然,好奇怪呀。”他猛然闭紧眼睛,不顾双手抓疼了发根,将小小的头颅收进双臂那狭小的空间中就会感到安心,感到温暖了吧?


  秋千继续在不定地摇晃,小小的啜泣声还是不停。


  “活下去?”少女的发问就像依书直读般毫无感情。


  迟疑的目光缓缓移向秋千处,身穿青色校服的绫波坐在秋千上,双脚触地,前后摇晃着秋千。


  少女在注视着他:“活下去,为什么?”


  “活下去,是怎么样的?”她继续发问。


  真嗣茫然地,机械地抓着头发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呀!我只是想,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但是还会找到需要他的人么?


  还能找到填补心中脆弱的碎片么?


  即使需要或不需要都不再重要,但一个人还是很可怕,很可怕呀!


  如果从头到尾就是他一个人,或许他还能支撑下去,可现在,谁都不在了,随时就像粉笔字一样消失不见。


  绫波,明日香,美里小姐,大家都是这样,不经意间就会离开。


  “我在这里哦,真嗣君。”


  熟悉的声音让真嗣倒抽一口气。


  又响起跳闸的声音,公园,孩子,四棱锥,夕阳俨然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最终教条。


  TerminalDogma


  朗基努斯之枪还斜插在生长触须,脸戴面具,被钉在血红十字上的白色巨人——莉莉丝的胸前,浸过小腿的液体深不见底,LCL失去以往的橙黄色,黑幽幽的一潭。


  白发少年站在白色巨人前,明媚自信的笑容过于刺眼。


  “真嗣君。”少年再一次叫唤。


  真嗣难以置信地伸出双手,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渚薰。


  “薰,薰……”双眼贪婪地捕捉少年的笑容,掌心触碰到渚薰双颊的那一刻,心脏仿佛爆裂开来与血肉融为一体。


  无法思考,无法向对方传递自身的情感,既不是狂喜,也不是悲伤。


  “薰……”真嗣要把这名字刻在心中般念了一遍又一遍,这是本能。


  少年向他微笑,向他投以爱怜的目光。


  捧着渚薰柔嫩的双颊,他欲闭上双目,以双唇覆上对方浅色的唇瓣。


  温度,没有温度。


  “就在这里,我怎么就忘了呢?”缓缓退开,真嗣看着依旧浅笑的渚薰颤抖着自嘲道。


  “薰,已经死了呀!”撕心裂肺的叫喊在漆黑的最终教条内没有回音。


  死,シ者,最後の死者。


  渚薰的身体自颈部化为LCL,像雨点般打落在平静如镜的LCL湖面上,泛起一波又一波水花。


  啪啦啪啦,啪啦啪啦。


  只剩下头部完好无损的白发少年仍然向真嗣投以微笑。


  “啊啊啊啊啊啊啊……”把渚薰的头颅紧抱在怀里,真嗣跪倒在LCL上,发出绝望的痛哭声。


  “一起来吧!”少年与少女的声音同时在耳边响起。


  真嗣啜泣着抬头望去。


  绫波与渚薰一同站在莉莉丝的十字架下,向他微笑,向他伸出代表救赎的手。


  “不要……”拥紧怀里的残骸,真嗣全身战栗,不断摇头呢喃。


  白色巨人的面具砰然掉下,朗基努斯之枪自动离开巨人胸前,巨大的双手像黏腻的液体般避开了红色大钉的穿刺,巨人上身轰然倒下。


  垂下的头不断冒出与肤色相同的白发,像绫波那样的短发。


  “不要……”


  巨人迅即抬起头,双手迅猛地包围在真嗣身侧,血盆大口裂成微笑。


  “绫波?”他难以确定眼前这个巨人是绫波。


  绫波与渚薰还在巨人两则,微笑着,伸出了手。


  无数的半体绫波自巨人左眼球处爆出,无法摆脱巨人的绫波们推搡着争先恐后地向真嗣伸出了手,嬉笑的声音,数不尽的笑容蜂拥而至,他仿佛要被吸入其中。


  “一起来吧!”


  三道声音在重叠,他无法逃脱。


评论
热度(4)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