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洛风Ⅲ

审神者的近侍换了,一期一振自动请缨带弟弟们出阵进行实战,大概是担心包丁会跟不上步伐吧。
夜里,审神者在案前工作阅读批文难得开口说话。
“髭切。”公文上的字在台灯灼眼的白光下愈发显得密密麻麻。
“主人?”在审神者身后盘腿而坐的髭切回过神来。
她伸了伸懒腰,放下文件,手肘按在桌面支起了下巴,想了想:“髭切,膝丸还没来呢,你会寂寞吗?真的会看淡一切?”
“活了千年什么都见过,自然什么都看淡了。如果,弟弟叫什么来着……”髭切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有些许苦恼。
“叫膝丸哦……”审神者不厌其烦地告知。
“名字什么都好,要是弟弟在也是不错的事。”髭切漂亮的脸上还是一片淡然。
他端起小木盘,用木签仔仔细细地剜下一块羊羹放进嘴里。
“别吃这么多,会胖。”这话刚出口,审神者立即希望髭切没听到。
只听髭切如循循善诱般道:“我们跟人的体质不同哦。啊,主人,嫉妒可不好哦,会变成恶鬼的,为人……”
她立即打断:“要宽容对吧……”
“嗯!主人好聪明。”髭切又埋头点心里。
关上台灯,推开书房的木窗,审神者看见窗外月色朦胧,樱花烂漫,舒了一口气。
“我啊要是有你一半心宽就好了。”
“因为我是刀啊。”
“所以做什么都这么随性?反正我这个主人不过是你们南柯一梦。”
髭切放下点心,纤长的眼睫随眨眼时扑了扑,让他显得更是无辜:“难道因为这个才闹别扭不肯跟一期君表白?主人,正是因为活了这么久,对您吐露这样坚定的情意是下了多大决心啊。为人要宽容……”
审神者拢拢身上外披的羽织,并没有太多暖意,后面千篇一律的话大抵也没听进去。
倒是一句“喜欢啊情爱啊这种东西对付丧神而言一文不值,从头拾起真是勇气可嘉。”刻在审神者的脑海里。
是她猜度得太多了,因而迟迟也未能传达心意。
空蝉如此世,幻灭如朝露。*
正是匆匆一世,又何必计较太多。
一期,你和弟弟们快点回来吧……
近侍打了个哈欠,为主人披上厚些的外套后悄悄离开了书房。
待她回过神来,刚才近侍坐着的地方剩余一浅绿的长盒,空空如也,茶杯里还剩小半杯茶水。
“髭切!忘了收拾怎么没忘吃的呀!”



评论
热度(6)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