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审神者从睡梦中浮起,只觉浑身冷硬疼痛,四周寂静无声,突然一声鸟鸣才让她回过神来。
昨晚抓紧的手已松开,身边的一期一振还是没有睁开双目,但手心传来的温度与平和的睡颜,她知道一期的情况已好转。
小心地抬起手,她把怀里的太刀放回架子上,一时间整晚下来的僵硬酸疼令她头晕目眩,坐在冰凉的地上揉着额头。
室外的鸟鸣愈发聒噪,门扉透进的光越来越亮,黎明将至,她要起床梳洗开始忙碌的一天了。
倏地,后背一阵温热,低头一看,她腰上缠着一双白皙而壮实的手,下一秒她便坐在男人的怀抱里。
一期骤然贴近,除了乖乖地被亲吻唇角外,她抓着一期的衣襟呆望着他。
他醒了,水蓝的发梢落在她脸庞,琥珀色的双眸中还是熟悉的缱绻,鲜活的温柔,当唇瓣相贴时,她仿佛受到那眸子的蛊惑跟着它一点点闭目。
再而是忘情大胆的亲吻,她不知道他的吻会饱含占有欲,他也不知道她会接受唇齿相交的吻。
“一期……”双臂攀上他颈项,交叉抱紧。
衣料摩挲的声音让她更想贴近,一期一振心有灵犀般,放开将要喘不过气来的她,笑看着,低头又落下一吻,便紧紧拥紧他发颤的主人。
双眸朦胧不仅是动情更是安心,心爱的太刀终于苏醒过来,她发疼的眼眶边终有泪珠涌出,拥抱也变了味,仿佛要再一次确认一期一振已回到她身边。
怀里的人嘤嘤饮泣,怕他听不见般反反复复地说着喜欢,一期一振抱着温软娇小颤抖的身躯,不住怜爱地轻抚主人细柔的发丝。
“主人,我回来了。”隔着黑发在审神者的耳畔低诉。
疲惫在一瞬间找到了释放,她现在就是想赖在一期怀里,任性一会儿。
可下一瞬间,万丈光芒闯进房间,将这一隅天地照个通透,之前的旖旎消失全无。
只见被敞开的门外跪坐着穿戴整齐的近侍,脸上还是淡薄的微笑,浅色的身姿几乎要融入曙光中。
“早安,吾主。一日之计在于晨,主人现在可不是享受温柔乡的时候呀。”
审神者羞得头也不回大喊:“髭切!你这个讨厌鬼”
“到恶鬼退治时间了,髭切先生。”
“对年长者一点宽容都没有吗?”

评论
热度(11)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