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碇真嗣先生对钢琴演奏近乎是束手无策。

  “怎么都弹不好……”35岁的碇先生又开始边全神贯注地弹奏着,一边又喃喃自语。

  宅子里的用人们已司空见惯,可正因为习惯了更要在门外留意雇主的动向。

  这种折磨式略神经质的练习,随着演奏会的临近,次数不断增加,而他们的这位大雇主性情愈发难捉摸。

  明明一碰到钢琴平日温和似水的性子顿时变为如滔天巨浪般令人惧怕,事后先生自己也十分难为情,为何又会接下钢琴演奏会这种邀请呢?

  他们怎么打听也得不出结果,更别指望从沉默寡言的雇主口中听到什么关键的信息。

  白皙修长的双手在一黑一白的琴键上跃动,脚下娴熟地踩着踏板。

  每一个音符的音色与按键的力度都被吹毛求疵地拿捏准确。

  多令人赏心悦目,无论是曲子亦或是在弹奏的那个男人,有什么不满意呢?

  “这种东西,跟机器生产的,有什么两样?!”一声怒喝,纤瘦阴沉的雇主仿佛是回答用人们心中疑惑,十指突然僵硬恨恨地锤敲琴键,琴槌借琴弦在空旷寂静的练习室中发出刺耳诡诞的巨响。

  那双应温柔对待乐器的手此时更是在虐待价值不菲的三角钢琴,琴盖被掀起随即又被用力砸下,先生神情扭曲,愤恨地盯着因岁月悠长散发着柔光的琴身歇斯底里:“废物!废物!”

  其余的用人不禁也聚集到门外。

  该是发现他们的视线吧,先生泄气地跌坐在钢琴椅上,苍白的双颊透着红晕,单薄的后背还不止地颤抖,薄唇开阖着欲言又止。

  碇先生露出这种“楚楚可怜”的姿态让他们对雇主的暴行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整个宅子里的钢琴都遭此等暴行,唯独练习室角落里那台铺上白布尘封不动的钢琴能免遭毒手,而且先生老是请来调音师来做保养工作,其中的意义他们不懂,只知道这残旧得可怜的钢琴是先生初中时期使用过的。

  为碇先生送上一杯清水,让他冷静下来吧,但被其他用人制止了。

  他们再次注视着先生,时间凝固起来。

  不知多久后,先生睁得大大的动也不动的眼睛好像红了,他眨了眨眼,缓缓起身走向角落里那台旧钢琴。

  “对不起,对不起。”他隔着白布抚摸着老旧的钢琴,宛如安抚受伤的恋人。

  看来并不是完全讨厌钢琴的,对钢琴又爱又恨的复杂心情先生到底在哪里得来的呢?

  不知何时,窗外的天昏暗起来,室内的动静看不真切了。

  “对不起,薰……”声音微不可闻,似有隐泣。

  忽然一阵强劲的风推开窗户,扬起白色的窗帘,吹散了微弱的声音。

  那是谁的名字呢,许是像钢琴一般让碇先生爱恨交织的人吧。

 

鱼唇的我回来了!

犯懒到现在呢!

这个视角乱成狗什么的不要在意呢!(怎么可能

设定什么的拿我喂狗吧!

名字什么的求求求帮忙啊!

我就是很好奇,要是EVA就是个打怪兽大片那么存活下来的真嗣没有经过各种洗礼会变成怎么样的怪癖人类……

岁数嘛……二十周年嘛!

评论(5)
热度(10)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