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Third Impact 1st

Third Impact,黑底白字的大海报从上而下覆盖住了展馆一边的玻璃幕墙,下午4点已渐渐向西的阳光绽放强烈的余光,巨大的白字苍白得刺目。

“真是花哨啊。”余光瞥过玻璃外,真嗣站在缓缓上升的手扶梯上。

“你确定不是你的眼镜反光?哼。”已到电梯口的明日香转身,拿掉含在嘴里的棒棒糖,轻蔑地撇唇笑道。

十年了,当年的二号机驾驶员已从十几岁的少女成长为二十多岁的成熟女性了。

定是残留着糖果甜腻的唾液在她潇洒拿掉棒棒糖的瞬间濡湿了过分鲜艳的红唇。

过分白皙的肌肤与欧洲血统无关,不过是为遮掩脸上与年龄不符的憔悴而覆上的蜜粉而已。

黑色天鹅绒缎带勾勒了脖子完美的尺寸,在无领衬衣下露出的锁骨衬托下性感得眩目。

褐红色长发,订造的正红风衣,黑色小皮裙,丝袜与高跟短靴。

这些在混血美人的高挑身躯上是何等张扬。

一如她的二号机一样。

锋芒过露,刚极易折。

她又细细地拾起粉碎的过去铸成新的更为锋利的长枪。

一如既往地为难地撇开了头,皱皱眉,抿抿嘴,真嗣默默越过明日香踏上最后一段手扶电梯。

“你就是个傻子……”明日香将棒棒糖塞回嘴里,登上电梯。

展会只占了巨大的领馆的其中一层,这“狭小”的规模根本让他们提不起劲,别说举办方发来的特殊邀请,他们早就一口回绝了。

但是,开幕的这天,他们不约而同地在地铁口处聚首。

还没到现场售票处,整个空间便坠入黑色之中。

“不是挺有气氛的嘛。”明日香从风衣口袋处掏出印有同样醒目字体的卡片式纪念票往入口处走去。

真嗣抬抬眼镜,深呼吸,也能跟着进去了。

场内人数不少,可官方严禁喧哗,黑色的空间中只见人影浮动,唯一看的真切的唯有在聚光灯下的展品。

“什么嘛……还说秘密机关人形兵器揭秘,全面纪录人类生死存亡的惨烈斗争,我看这里就是个教科文书展览嘛,不过弄了模拟驾驶舱,就打着第三次冲击这么响的口号。”明日香插着口袋东瞧瞧西瞧瞧,不时低头看看手里的电子指南。

“说话小声点。我们不是早就明白了吗,这么小的地方。连nerv一次的报告文件都装不下吧。”真嗣淡淡地道。

“谁知道。”她翻翻展出的叙述文件,又甩回原处。

“那你怎么还来……”真嗣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不自觉低了下去。

“干嘛不问问你自己?!”忍不住声音不禁提高八个分贝,刺破暗沉的安静,引人侧目。

不像小时候那般冲动对他非打则骂,明日香只是转身盯着像是认真观看藏品的对方的侧脸。

“已经过去十年了呢。就算那些我们该吞下肚子直到死都不能说的东西被改写的面目全非,就算知道这里有多么荒唐,你,这个笨蛋,难道就没有一点期待吗?”她尽量压低声音。

“嗯。”他应该是最有共鸣的一个,又因对方习惯性的口是心非而发出了不着边际的反讥,“大家,都不在了呢。”

“笨蛋,我回去了,晚上我就回德国了。看到你就心烦。”

“明日香!”伸手抓住对方的衣袖,真嗣忽然感到慌张,耸动的人影中传来各种的目光。

“什么?”

“下次,我去德国看你。”

她望着长大了身材依旧单薄的男子,过去的又爱又恨仿佛又浮现起来:“联合国盯得紧,你拿到申请再说。”

“嗯。”

对方在幽暗灯光下显得诡异的脸忽然凑到他耳边,伴着温热的吐息:“这些展览你看看也好,提醒一下自己,让自己记住的东西就藏在肚子里烂掉。”大力扯回衣袖,明日香头也不回往出口走去。

心头又涌现经久不变的无力感,拳头骤然收紧,他沮丧地认识到他与明日香的磨合再次失败。

漫无目的的目光落到不远处地下都市的模型与战斗列表,他更为懂得明日香说的话。

“没有第十七号使徒……该藏到肚子里腐烂吗……”

============================================

EVA大展中国站广州站终点站有感……

第二部分不知道啥时候出来

心情好复杂,我好像又没看清EVA了(真是罪过


评论(2)
热度(11)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