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ep 07 guilty spiral

  苍白的灯光下,连仪器也没有发出运转声音的病房内,少年不断地摇晃病床上背对着他的少女。

  “救救我,救救我吧,哎,救我吧,求你救我吧!”少年毫无生气地哀求着少女,但橙发少女就好像一堆堆在床上的棉被一般任由少年将她猛烈摇晃。

  “救我呀,救我呀!”少年用力一扯,少女终于平躺在床上,连接着各种仪器的身体上,单薄的病号服衣襟被完全拉开。

  年轻柔软的身躯在凌乱中半裸着展现在少年眼前。

  白皙的肌肤,与自己不同的上身,好像在散发着温热滚烫的气息。

  少女空洞的双瞳丝毫没有动,双手也没有遮掩身体的意思,或许连本能也懒得去反应。

  他不敢伸手去触碰,从相遇那一刻,他就在害怕少女的锋芒,却又向往少女明快的身影。

  少女一次又一次向他发出信号,可他从没有作出回应,也没有办法作出回应,就这样被少女所怨恨,反抗也没有。

  自我从来都不允许他对少女有任何逾越的举动,本我却永远在催促他对陌生好奇的异性作出反应,超我糅合了他的一切教会他逃避。

  此刻,却没有办法再维持下去,本我打破了这个界限。

  咔哒,病房的门被锁上,自然得不会有任何人察觉。

  直到脑海深处他都不会触碰少女,无法从别人身上获得些许温暖,那就在自己的身体上擦出火花。

  幻想着紧致的身体,温暖得犹如回归子宫的体温,属于他的微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愉悦。

  想更贴近,甚至埋入其中,什么都不必想,又可以什么都去想,快乐,迷幻,炙热……

  那种就像脑髓也会像鲜花一般绽放的极致的快感,所有的一切融在一起,会不会更快乐?

  不需要形体,那就什么都不怕了……

  少年的喘息在病房中时隐时现,感觉得到那种起伏不平。

  一小滩微热的白液浇满了手掌。

  粘稠,散发着独特气味的体液将他拉回病房,他抬头悻悻地看了看衣衫不整的少女。

  什么都没有改变,他们两个相似却又走向各自极端的人之间什么都没有改变,无论是谁都在受困。

  而他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到底在做什么?

  对这样的明日香在做什么?

  对自己在做什么?

  真肮脏……

  真差劲……

  我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你走了以后,我去医院看明日香……对她做了肮脏恶心的事情……我对着她”良久,真嗣闷声道,脸依旧埋在双膝之间,双手愈发不安地紧攒着裤腿。

  “即使这里的明日香不知道,我还是……”背后的夕阳还是像过去的那般讨厌。

  渚薰以单指逗弄黑白键:“人类获得了智慧之实后才懂得男女有别,渐渐地互相的不了解,渐渐地衍生出原罪,渐渐地又希望回归原始。但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人类永远都无法回到心与心无隔阂的天堂,只能徘徊在了解再了解的的边缘。真嗣君,你和明日香都了解对方,但也不想了解对方,她给予你强烈的挑衅,无处不在的压迫感,而你无法回应她的期待,也无法成为她所想要的,也不喜欢成为她所希望的模样,只因为同等才想靠近,用那种已经扭曲的方法表达你的疼痛。”

  do……c5被按下。

  “你们都有着特殊的感觉呢!真嗣君,你觉得那是喜欢么?像喜欢我那样的喜欢么?”渚薰走到真嗣身旁坐下。

  真嗣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这种感情,那就不会到了极致也无法回应明日香的期待,没有办法像回应渚薰一般那样干脆。

  “请大声地说出来吧,至少,让这里的明日香明白你的心情。”

  很久,渚薰才听到真嗣的回答:“如果是为了薰,我一定要做到的……”真嗣缓缓抬头,红肿的眼睛落入渚薰的眼中。

  要走出来,要走出来,这样才不会痛,才不会哭……

  “无论在梦里还是在哪里别的地方,总有一天会再次见到那里的明日香。真嗣君,我会陪着你,也请你务必鼓起勇气向她道歉,将你的心情传递给她。”噙着笑意,吻上真嗣发红的眼睛,渚薰愿意付出所有以传递自己的心意,也愿意倾尽所有的爱去包容少年的一切。

  无论是敏感却迟钝的心还是无可避免的原罪。

  “真嗣君,如果感到疼痛,请抱紧我。”渚薰充满爱意的呢喃。

  与少年相守就是一宗原罪。

评论
热度(7)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