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Dark Eyes

天已破晓,冬日热烈的阳光一点一点透进每一格玻璃,在维克托的房间里晕开。

房间的主人坐在飘窗台边,背靠玻璃窗,曲起一条腿,双手叠在膝盖上垫着下巴。

上身没有衣服的覆盖,后背完美的线条,白皙的肌肤曝光在白日下,下身的长裤被随意地穿上,裤头边露出纯黑的内裤边缘,堪堪地遮住了诱人的人鱼线。

银灰刘海半掩漂亮英俊的脸,嘴角边带着慵懒的笑意,并非因背后温暖的阳光,而是他浅蓝双瞳中映出米白色大床上突出的一块。

他看得入神,毫不知晓自己此刻的表情,眉宇眼角间深深的笑意泛着幸福的绚烂。

大床上突起的一块忽然动了一下,米白色的被褥边露出一撮黑色,柔软的黑发于日光下泛着丝丝的光。

床上又多了些动静,窸窸窣窣的声音,被窝里的人大概在伸手在被子里摸索。

哗的一声,被子被掀开,勇利顶着乱糟糟的发坐了起来,双手胡乱地继续摸索。

维克托不禁笑意加深,站起来慢慢走到床边,弯下腰:“早上好,勇利。”

勇利眯起眼睛,停下寻找眼镜的手,循着对方的声音转过脸去。

“呜哇,维,维克托,早上好。”这几乎要吻上对方精致脸庞的距离,给还没完全清醒的勇利不小的冲击。

“在找眼镜?”维克托拿过搁在原木床头柜上的眼镜给勇利带上。

令人心跳加速的笑容变得更为清晰,勇利想起昨晚的疯狂,双颊倏地红了起来。

“昨晚勇利太热情了,眼镜都还没摘下就搂着我吻个没完,在床上不断的撒娇,高潮了……”还在回味昨晚的旖旎的嘴被对方捂住。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维克托,让我起床穿个衣服再说。”对方袒露的上身,又引起对昨晚激情的遐想,勇利都不知道该看哪里了。

薄薄的肌肉在修长白皙的身躯上,日光照耀着无暇的肌肤描绘完美的曲线,他好想,好想再一次被他抱紧。

尴尬地推推眼镜,勇利抿抿嘴,脸颊立即被偷亲了一下。

“我的小猪。”维克托坐到床边,将勇利搂进怀里。

“维克托。”靠紧他,双手环住对方的腰身。

“冷吗?”蛊惑多于关心。

“有维克托在,而且有暖气。”对方在低头亲吻他的发旋。

忍不住松开缠在对方腰身的手,悄悄伸出食指攀上对方的头顶,点点银灰的发旋。

随即床上一阵骚动,眼镜被摘下丢到一边,额头贴着额头,他不得不注视着对方变为湖蓝的双眸,双臂也静静地贴着富有弹性的床褥上。

维克托笑了,极具危险性。

“这么危险了吗?勇利还在思考这种事情。”下身压向身下的青年,大腿搁在对方两腿间。

"NONONO!Everything……"

"isn't OK, my little pig."

以吻封缄,维克托灵活的舌头挑逗着勇利的双唇。

打开你的双唇让我回味昨晚的销魂,缓缓打开你的身体,我要侵占你的最深处。

“张开眼睛,勇利,接吻时看着我,我很喜欢你的眼睛。”

甜蜜的双唇为恋人张开了,可惑人心魂的黑眸还未睁开。

停下对唇瓣的进攻,带着喘息,吻上了紧闭的双眸。

努力的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氤氲,勇利轻唤:“维克托……”因紧张环着对方的后背的手不经意间抓紧,在雪白的背留下一抹淡红的痕迹。

面对恋人泫然欲泣的可爱,维克托的欲望在膨胀:“我的勇利,昨晚不是做的很好吗?”

“嗯。”像是轻哼了一声,双手滑向维克托腰间的裤头上。

慢条斯理地甚至是故意磨蹭着拉下对方的长裤,手下意识地滑进裤内。

“来,诱惑我。”宛如魔咒,在耳边诱惑。

好想就此将对方吞下,吃得一干二净。

抵死的缠绵,水乳交融的抚摸,对方的双瞳映出自己动情的姿态,苍白的日光点燃房间内的温情。

直到窗外景色变暗,室内的躁动才消停下来。

"Очи черные, очи страстные,Очи жгучие и прекрасные……"

百无聊赖像呢喃一般的歌声从房里传出,维克托哼着熟悉的歌,侧躺在床上,长指撩开熟睡的人的黑发,流连在对方的双颊,唇瓣。

勇利还没醒过来,该是累极了。

“呜呜……”门外响起一阵哀嚎,刷刷的摩擦声传入两人耳中。

“维克托……马卡钦……喂了吗?”呻吟了几声又睡去了。

"Как люблю я вас, как боюсь я вас,Знать, увидел вас я в недобрый час……"

维克托打开门抱着马卡钦走了出去,歌声在公寓里荡漾开来。

============================================

俄罗斯民歌黑眼睛,歌词BD了一下。

某种意义来说,我又翻车了……

评论(4)
热度(61)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