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Shall We Dance

  眼镜滑落到鼻尖上,勉强地吊在青年素净的脸上。












  双眸迷蒙,波光流转,似是多情,却只容下坐在他隔壁的俄罗斯男人,一瞬不瞬地瞅着男人。
















  此时青年还有点孩子气,双颊通红的,唇瓣透着健康的粉色又被水光覆盖,唇角偶尔扬起可爱的弧度,他右手肘搁在沙发扶手上,手则支着脑袋,侧躺在沙发上。
















  领带早就丢在一边,衬衣的四颗纽扣不知何时解开,让人窥见里头包裹着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锁骨。
















  “勇利,你真的不记得了吗?”高大俊美的俄罗斯男人伸手没收勇利左手拿着的酒瓶。
















  “嗯?”醇厚的声音说明勇利真的醉了。
















  “上一年大奖赛之后宴会上的事。”那天晚上的勇利表现出平日外表上看不出的大胆。
















  大胆得十分可爱,像要把赛场上的不快统统抛诸脑后,出尽全力地快活起来。
















  “维克托不要把奇怪的照片给我看哦,我不看我不看……”连摇头的动作也是一晃一晃的,现在勇利巴着抱枕趴在沙发上了。
















  维克托蹲坐在沙发前,撩开勇利额前的碎发落下一问,微微“啾”的一声在勇利心上挠着。
















  “今晚想跳什么舞?我都可以奉陪哦,不过今晚只有我们两个,而且没有钢管。不过这么大的套房勇利再好精力也没办在客厅每一个角落都跳一次舞吧。”长指在勇利的唇上游移。
















  勇利像是恢复意识般清醒过来,迅速从沙发爬起,端坐在沙发上,伸出两臂:“维克托,抱我起来。”惺忪的双眼证明他还没醒过来。
















  “好。”维克托站到勇利跟前,弯腰,双手穿过勇利腰间扣紧后背,欲将对方从沙发拉起。
















  搭在维克托双肩的手稍稍借力,勇利就从沙发上站起,之后跳下沙发,顺理成章地扑进维克托的怀里。
















  “就这样抱着我就好,维克托。”贴近爱人的胸膛,他安心地笑了。
















  “嗯,但是勇利可不能忘记哦,即使我回到俄罗斯也不可以。”说到后面,维克托不禁愈发拥紧怀里的人,不断细吻他的侧脸,发鬓。
















  “不会忘记啦……怎么可能……”还是半梦半醒的感觉,勇利随着维克托的引领,摇摇晃晃中,偌大的房间随着一声细响进入黑暗。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如水的月光透进室内,夜的漆黑是微蓝的,缥色的光华荡漾在他们的侧脸。
















  无名指上的戒指璀璨无比。
















  再美的夜景也不会比得上沉浸在爱的两人的双瞳中流露的深情。
















  明天什么的,请不要来临。
















  脑海中浮现的这种想法,令勇利心底不免发笑。
















  今夜的彼此是这么的特别,务必要以心神铭记,尽情享用爱的胜利的果实。
















  “Mydarling!维克托……”突然雀跃起来的勇利张口往维克托完美的脸颊狠狠咬了一口。
















  "Fine!Notbemycoach,piggy."不介意脸上一圈的齿印,维克托被教会他2L的青年打败了。
















  "MayIdancewithyou?"
















  "Ofcourse."任由维克托单手搂着他的腰,抬起他的手,勇利在维克托的引领缓缓迈开了舞步。
















  “哈哈,好厉害,我,好像听到了《请不要离开我》,维克托,我在跟你跳舞?”两个大男人光着脚,一个只穿了衬衣西裤,一个身上的西装乱七八糟还醉醺醺的抱在一块儿即兴跳舞,想着都要笑出来了。
















  “是哦,就是《请不要离开我》。勇利,好好地跟着我哦。”左手推开了勇利的腰,右手牵引着对方离开自己的怀抱,勇利也十分的有默契地牵着维克托娴熟的右手转了一圈,又被拽回爱人的怀中。
















  “慢点哦,维克托。”不只是天生乐感灵通,还是舞蹈基础好,勇利在醉态下还是适应了灵活的舞步。
















  不用思考,身体便完美地配合爱人的步伐,美妙的体验令两人的体温,气氛在上升。
















  “我还真看不出勇利喝多了。”
















  “哈哈,维克托才是……明明……明明喝了这么多伏特加,之前吃火锅的时候醉得那么厉害。”咏叹调在雄浑有力的歌声中挑动着两人的身心。
















  旋转又回归爱人的怀抱,动作渐趋平稳,两人保持着相拥的姿态在歌声中慢慢摇摆。
















  “因为很开心啊,跟勇利在一起的话。”交谈变为恋人间的交颈絮语。
















  “勇利,你肯定知道这首咏叹调意思吧?”隔着衬衣顺滑的材料轻轻拍着恋人带点汗湿的后背,维克托安抚怀里发烫的身体。
















  “知道的。”忍不住又张嘴咬了咬对方颈上的肌肤,舌尖划过弧度完美的喉结。
















  听到对方低沉的哼声,他又想进一步恶作剧。
















  “还会不安吗?”
















  “你的双手,你的双脚,我的双手,我的双脚,你我的心跳相互交融……”勇利跟着歌声唱出,因酒劲而愈发滚烫的身体恨不得要融入对方。
















  “有了那双护身符,我们一生都不会再离开对方的心里。即使你找到新的方向。你说过你会支持我的决定,我也会。”
















  “我们的相遇多么的美妙啊。二十七年以来,品尝到复活的味道,勇利,是你带给我的,听到吗,无论日后我们身在何方,这颗心都会为你沸腾。”
















  他们停了下来,拥抱着沉默。
















  “维克托愿意守护我,我也愿意守护维克托的一切,所以我不会因为维克托要回去俄罗斯而不安。”勇利抬起头,吻上对方的双唇。
















  辗转间两人都感受到对方脸颊上的有泪水划过,忘然地亲吻,激动地拉扯对方的衣褲,直至一丝不挂。
















  两具年轻充满魅力,修长纯洁的肉体掉进宽阔的床上,他们不会为裸裎相对而扭捏害羞,眼底满满是为对方而着迷的欣喜。
















  一同启程吧,我现已准备好。
















  《请不要离开我》今夜在房间里回荡着,一遍又一遍。
























我觉得我自己*冷淡(严肃脸








等着官方打我的脸系列。




本来标题是Last Dance的,最后的时刻改了(不知道为啥








不管外面怎么说,尽管这部作品有不少的瑕疵,可它真的以短短的12话打动了我,第一次有这么感动的感觉,也引导我去关注去学习如何观赏花样滑冰比赛(大奖赛男单我比较喜欢陈伟群哎,虽然羽生也很棒,女单不用多说

评论(15)
热度(75)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