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Sigh

  在游轮回程的最后一个晚上,夜空中终于出现了一轮皎洁的月亮。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坐在露台的躺椅上,透过狭小的空间看着远处白浪翻腾的海面上暧昧的海平线。


  浪花于漆黑扑腾挣扎,无尽的漆黑中零星的灯光令人深感渺小,属于月亮缥色的光洒进海中,并不耀目,朦胧而清冷随浪翻腾。


  微晃中,他目光触及天空高挂的明月,扰人的浮沉感顿然消失。


  这么好的晚上,要是困在这令人生厌的小房间实在无趣,穿戴整齐,他走出房门,逼仄的廊道瑰丽的灯光过分花哨的墙纸与装饰似乎不再使他疲倦。


  深夜的游轮还是有很多消遣的地方,顶楼的小酒廊是通宵营业的,因为普通住客到顶楼酒廊需要坐完电梯再走楼梯才可以到达,因此酒廊倒成了套房顾客幽静的聚会场所。


  电梯的提示音敲醒半梦半醒的他,几乎是拖着脚步走出电梯,走到船头,小酒廊并没有清晰的标示,双重自动门后隐约透出浅浅的灯光。


  伸手触摸按钮,第一重玻璃门打开,没有半点人声泄漏出来,维克托心情不禁更加好起来,当第二重玻璃门打开,他想他要放轻脚步,也庆幸船内部的活动区域都铺上了地毯。


  有人在弹奏德彪西的月光,这不得不说十分应景。


  酒廊内没有顾客,周围空荡荡,灯也关了一半,这里靠着船头四边的落地玻璃窗外透入的月光与门侧的吧台灯光才没有显得昏暗,最靠近船头一段的落地玻璃窗前,一架略显陈旧的三角钢琴被放置在那儿。


  窗外射灯打在泳池上的波光折射到黑色琴盖上浮现出柔丽的亮泽,钢琴前,黑发青年正在进行演奏,圆润的指尖跃动在黑白相间之间,长腿踩着踏板,利落地配合着演奏。


  维克托轻轻走近,只能看到青年无暇却普通的侧脸,那人穿着不像套房里的人华贵,只穿着衬衣,休闲西裤,微微颔首露出黑发发尾下的后颈,衬着他含笑愉悦的表情,柔柔的眼神,都是说不出的漂亮可爱。


  耳边从来不乏“漂亮美丽”这一些赞许,可他从未想过有一个会令他甘心送上这些赞美的人存在。


  青年还全神贯注在弹奏中,没有发现他的靠近,让他有多几分时间静静欣赏。


  他才不要坐到角落里百无聊赖地发呆。


  温厚的琴声与曲目正一点点洗去他的沉闷,倒头沉溺在这静谧的空间中。


  仔细观察下,他又发现了青年双颊酡红,时不时抿抿嘴唇,目光柔和却迷蒙。


  这么安静的醉态,他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琴声霎时戛然而止,黑发青年皱了皱眉像是有人打扰了他的好梦般转头望去。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顾不上唐突,维克托径自开口。


  动作有些凝滞,青年合上琴盖,似是迷茫不解般歪头:“维克托?我……我没听说你会到这里啊?”


  逗弄般贴近对方的脸,让对方澄澈的黑瞳只映出自己的身影,银灰的长发几乎要划过对方发烫的脸颊。


  “那就请告诉我,我该到哪里去呢?”精致的脸上附上问候性的微笑。





嗯…………大概我晕船浪还没好(噗

高富帅维克托X流浪钢琴师勇利(在船头you jump I jump(/≧▽≦)/

开玩笑的!

ost要圣诞节之后到货[伤心](;′⌒`)

最后一集麻烦派喜糖o((≧▽≦o)

看着承吉我还是摸索不到怎么才能做到性冷淡风(大概多砍几次肉就可以了?!

评论
热度(38)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