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Sigh Ⅲ

身体像挂上锚一般沉稳,不乐意地撑起眼皮,耳边传来钻进脑子似的铃音,几乎忘记自己身处何方,维克托利索地掏出手机,声音恹恹的:“早,哪位?”

话筒对面的人明显停顿了一秒,接下来一顿说教:“维克托,跟我解释,为什么推掉了P国比赛评判的邀请?!你要知道尽管你对这些枯燥的比赛有多不耐烦,这都是你在公众面前保持良好形象的重要机会,别让你的傲慢掩盖了你的才华,喂?臭小子,你有在听吗!”

“啊,雅科夫!抱歉我准备要下船了,之前就有位朋友请我到他家作客,所以P国的比赛抽不出时间呢!雅科夫P国或许有下一个天才等着你,要是你能记住谁跟谁弹过一样的曲子的话。拜拜!”怒号声瞬间自话筒爆发,维克托放下手机像关掉闹钟般按下了切断键。

低头看了看身上的毯子,他拖着几乎僵硬的身子从沙发爬起来,舒展一下四肢后,竟细心地叠好了毯子。

“先生,下船的时间到了,麻烦您到房间收拾一下用过早餐之后再下船吧!”眼角下有一点泪痣的女子从自动门处走入,瞥了一眼这醉鬼。

一头乱蓬蓬的银发,皱巴巴的西装外套,西装裤关节处有不少褶皱,配上高挑的身形,格外显眼。

他转过头来,大步走向女人,殷切地道:“你是勇利口中说的美奈子小姐吗?!”

美奈子躲过对方要拉住她的双手,狐疑地打量起眼前的男人,不一会儿,怀疑转变为惊奇:“维,维克托·尼,尼基福罗夫?!”

点点头,维克托单刀直入:“女士,您认识胜生勇利吗?”

目瞪口呆的美奈子点点头,她看见维克托的蓝眼睛几乎要迸出火来。

“勇利他现在在哪里呢?”语气略带迫切。

“哎?你是昨晚认识了勇利?找他做什么?”她对两人的关系实在摸不着头脑,循着昨晚她让勇利代班的思路,该也就,这样?

一瞬间,维克托顿了顿,敛起笑容道:“只是,想请他再弹一次《月光》而已。”

“就这样?”

“就这样。”

“抱歉,说实在的,勇利他现在准备回J国了,下船之后就会到机场了吧。”

热情被浇熄,维克托不知道自己还有失望,闷闷不乐的时候,甚至是怅然若失。

或许,他日再不能听到昨晚的《月光》,恬静而安详,真挚而动听,那个名唤胜生勇利的东方人像掉进深海的珍珠,无处可寻。

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触动他心弦的力量,那双薄削的手已侵染他的脑海,勇利弹奏时唇边若隐若现的笑竟在此刻浮现,若他是画家,定可以将这笑容传神地跃然于白纸上。

“你这么喜欢他的演奏,他可是每一次的国际钢琴比赛都可以在决赛吊车尾的家伙哦,基本每个大大小小的比赛都可以进决赛,可最后一定是吊车尾。”美奈子抱起毛毯。

“所以他才放弃深造回J国的?”

“毕竟,也23了,难道还要守着没有出路的冒险吗?回去当音乐老师也是个好选择。”瞅了瞅正托着下巴思考的维克托,美奈子转身离开。

怅然若失上升为错愕,他继续追问喊道:“请问你知道他在哪个学院就读?”

远处传来美奈子的声音:“T音乐学院!”

沉默地回房间收拾了东西,维克托连早餐都没有用就下了船,稀稀拉拉的人走过引桥,他目光不断逡巡,希望能看到心底里的身影。

当然不会有。

算了,到P国的音乐比赛看看也不错,或许那里真的还有有天赋的孩子等着他。

维克托大步流星地拖着拉箱离开大堂,恢复他的意气风发,拨通了正准备前往P国的雅科夫的电话。

“雅科夫,我的朋友失约了。噢,这样就有空参加P国的比赛,不必惊动老师您了。”

“维恰,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好好地听话。”

“雅科夫,你确定在说我?哈哈哈!”

黑发青年的身影被偷偷地藏到心底的某个角落。


评论
热度(28)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