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Sigh Ⅳ

自23岁回到家乡长谷津,勇利每一天都过得十分充实,这种充实像瓶装生奶油只要按下按钮就能充盈空虚的缺口。

填充物会融化,之后不断补充,如此反复,他已接受这种平庸的甜腻,平庸之下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如此的难以满足。

每分每刻都在渴求那一晚随意,却真挚的琴声,他无法忘记船上那一晚的《爱之梦》,无法揣摩那个人的琴声,再也无法找回那种朦胧萌动的藏不住的心思。

他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以什么身份再与他交谈,胜生勇利不过是个与偶像萍水相逢的粉丝,一首《爱之梦》不过是一个签名,跻身六年前的P国国际钢琴大赛决赛落得一个“平平无奇”的名声,曾经参加V国青少年音乐节三甲未入这种事就更加不值一提了。

因此,他舍弃了道别的机会,早早离开。

“勇利老师,勇利老师!”

裤腿的触动让他回过神来,面对唯一解慰的孩子们,他总是能压下心里游荡的思绪回归现实。

“已经下课了哦,爸爸还没有回来吗?”

现在除了在家中的自营温泉旅馆帮忙外,他在小镇上意外的受欢迎,成为了不少孩子的家庭教师。

宽厚和蔼的青年深得孩子家长的信赖,扎实的琴技与学识更让人赞赏,勇利偶尔还是个帮忙照看家长晚归独自在家的孩子的好帮手。

“刚刚打电话给爸爸,他还在路上。”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无可奈何地抿抿嘴,跑到家里的钢琴跟前,向勇利招招手:“老师,弹琴嘛!”

勇利莞尔:“朝美不是也在学钢琴吗?能给老师来一首吗?”

小女孩摇摇头,嘟起了嘴:“那个老师好闷哦,也不像勇利老师你那么好。”

“怎么会呢?”他走到钢琴跟前坐下打开琴盖,指尖敲敲琴键边思索着谈什么曲子边道:“要是我来教朝美,朝美也肯定会不喜欢老师的。”

“才不会。”双手在钢琴椅上稍用力往下按,撑起小身子坐到勇利身旁,朝美晃着两只小脚丫看向勇利。

“学钢琴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无论觉得很无聊很累很烦恼很讨厌都要继续下去。”十指已在琴键上跃动,轻巧活泼的琴声传遍每一个角落。

“为什么老师会这样想啊,这样一点都不开心。”是因为老师的手指好看所以弹出来的小星星就会很可爱?

“要是有一天发现你没有一件事情能好好地去做,到时候你会更伤心。”

“不懂。为什么不挑喜欢的去做?”朝美看了看勇利越来越快的双手,又看了看微笑着的勇利。

“喜欢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朝美你确定你会一直喜欢同一件东西?”

“不知道。”

“所以紧紧地抓紧一样东西总比短暂地喜欢一样东西来得好吧?”最后一小节结束,双手瞬即离开琴键。

“老师,你好难懂哦。”

“老师只是很喜欢弹钢琴而已。”

“比喜欢朝美还要多?”

“嗯。”

“我越来越不喜欢钢琴了。”

这时门外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朝美立即跳下凳子迎接父亲。

家中的男主人回来了,在年轻父亲连声道谢以及朝美可爱的笑容下,勇利终于结束一天的工作,踏上回家的归程。

现在的长谷津还是很冷,不时就下起雪来,勇利裹紧黑色的大衣,缓慢地走在街上。

家人还是待他十分宽容,每次当他比赛失利灰溜溜地回家时,总有父亲母亲柔声宽慰,姐姐坦言支持,毕业回家,更怀疑自己是否被过分溺爱信任。

父母与姐姐只是说了一句回来就好,便不再过问,生活仿佛回到高中时期一家乐也融融的样子。

傍晚的长谷津是略有萧瑟的,桥上,夕阳灼眼,望不尽的海岸线朦胧于一片淡红中,寒风飘来柔柔地捻开残阳的余温,在海面上泛起斑斓金色的涟漪。

鼻腔冻得有些疼,侧脸望向海面,穿过眼镜刺痛的双瞳,那一抹金红于眼底照出他的愁绪。

想要抓紧的东西在难以企及的高处,犹如海市蜃楼,在下方挣扎的他要放手了,即使偶然看到那人的报道,翻到放在家里某个角落属于那人的CD,他也只是无心瞥过。

空气中隐隐约约有香气浮动唤回勇利的思绪,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花的香气,在桥上这么突兀。

他转头望去,原来是那束不合时节的白茶花。

是一束被高挑男人抱在怀里的白茶花。

“勇利!好久不见!”

男人以无比亲近的口吻呼唤着他。


明天跨年短篇……

评论
热度(28)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