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Broken Car

勇利在水槽边清洗餐具,维克托开始摆弄视频对话的电脑,待整理好后,两人打算给勇利远在日本的亲友拜个早年。

“尤利奥呢?”勇利擦干最后一个盘子放到下方的橱柜,从餐桌上的纸巾盒抽出一张纸巾边擦手边走到客厅的沙发边。

“他会给优子捎话的,来,勇利。”一把将勇利拽到沙发上紧挨着自己,维克托搂住勇利打开摄像头。

不一会儿就接通了日本胜生家的摄像头,家人熟悉的面孔,温馨的大堂立即尽收眼底。

“爸,妈,真利姐!优子你们也在!”勇利满心欢喜,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大眼睛闪闪发亮的。

维克托不着痕迹地加大右手的力度,让勇利完全贴在他的胸膛,脸上还是挂着司空见惯的微笑。

“勇利,看来你在俄罗斯也算安定下来了,爸爸和妈妈这下安心了,维克托,今年也请您多多照顾勇利。”平日总是咪咪笑的胜生先生在镜头前郑重鞠了一躬。

“你哦,不就是拜个年吗,让维酱他们多不好意思。勇利,要好好跟维酱相处哦。”胜生太太看着镜头对面的两人,越看越喜欢。

感觉到揽着自己的手已滑到腰部并且与对方只剩下转过头就能亲脸颊的距离,勇利紧张得连手指头都不敢翘起,随维克托搂抱。

“照顾好勇利这事荣幸之至,请放心。”背靠沙发,一双长腿优雅地交叠,维克托低头满意地看着他可爱的小猪双颊渐渐透出红晕,搁在对方腰身的手再下滑至衣摆,潜入。 

微烫的体温刚刚好,维克托摩挲线条分明的后背,指尖顺着中间的浅沟滑下堪堪勾住裤头。

说话像耳边吹气,搂抱是为了方便逗弄,这些任性的暗示勇利怎会不懂,脸烫的快要让他无法回话了,狠狠瞥了一眼“不懂事”的男人,却发现对方笑意更深。

调皮的手指带上侵略性挤进股沟,维克托还在看着屏幕跟他的家人寒暄,偶然抿抿嘴舌尖稍稍露出迅速舔过下唇。

递过来的眼神像冰蓝的酒,柔光潋滟,饮下才知目光如炬,要他顺从地褪去一切外装……

“勇利,我知道你们感情很好,但是要看场合哦。”真利冷不溜秋地道。

“是……”马上觉得不妥,勇利尴尬地咳嗽两声,瞥过屏幕显示的日本时间,绷直腰板:“爸妈,真利姐,优子,西郡,新,新年快乐!”

“各位新年快乐!”手掌也伸进裤子,抓住一边厚实富有弹性的臀肉揪了一把。

对方又乖乖地重回他的怀抱。

“勇利要好好保重,很期待今年的比赛哦。”优子对镜头挥挥手。

“嗯!大家也要保重!”移移坐姿一下子坐到维克托手掌上。

“我们这边刚过新年,今晚你们要好好庆祝哦,维克托,难得的除夕夜呢。”

“是啊,有勇利在以后都不用一个人过除夕了。”

“总之新年快乐,勇利,爸爸和妈妈为你骄傲。有空要记住带维酱和尤利奥回来日本哦。好了我们要去休息了,拜拜。”

“大家晚安。”

“晚安,各位。”

屏幕在家人亲友的笑容中变黑。

倏地,手提电脑被合上,眼镜被夺去,天旋地转,勇利躺在沙发上难以置信地与维克托对视,腰间已感受到沙发布料的柔软。

维克托一手压住他的右手,一手拉扯他的裤子,膝盖分开了他的双腿。

“维恰?”

无辜的大眼睛瞅得维克托心头痒痒的:“我们一起来度过属于我们的第一个新年吧!”

说罢,性感的薄唇覆上圆润的唇瓣,开始今夜肆意的侵袭。



哈哈哈哈哈!看得*冷淡了吗!

新年快乐各位!

来年YOI

评论(3)
热度(47)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