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Sigh Ⅴ

远处送来夕阳的暖风拂开他银灰的刘海,露出染上余晖薄红的蓝眸,炯炯如炬,隐隐流光。

他身穿棕色长大衣,精致贴身的剪裁勾画出风流修长的身姿,咖啡色长围巾在脖子围了一圈两端流苏垂下多了几分闲适随意。

黑色皮手套与花束相映格外抢眼,小束的白茶在眼前这俊美的男子怀里如此娇艳。

若是一年前长发的他捧着,又过于艳丽了。

“维,维克托。”尽管私下里有意无意地喊过对方的名字,但面对真人时又不能脱口而出了。

美得像在梦里相逢,勇利迟疑了那么一分钟,才敢迈出脚步。

“为什么你会在……呜哇。”一步之遥,微笑着的男人往勇利怀里塞入那束白山茶。

“嗯,很适合勇利,果然带过来是没错的。”维克托满意地上下打量着他。

花束带有一点体温,丝丝男用香水的味道,勇利顿时觉得这花是含在嘴里会化捧在手里会摔。

“还在弹钢琴吗?”没有刚才的雀跃,此刻的维克托冷静得要证明刚才的雀跃是假象。

几分像质问,几分像关怀,几分像导师的循例询问。

“嗯。”

“勇利,让我当你的导师吧!我会让你获得今年B国的国际音乐比赛一等奖。”维克托向他伸出了手。

“B国的那个比赛……”每四年一轮的B国国际音乐比赛一等奖收获的不单单是丰厚的奖金与过人的名望,而且能获得众多名师的指点。

也许能与眼前的人肩并肩前进,他愿意尝试。

“要是勇利是我的学生的话,一定可以的。”维克托斩钉折铁地说。

“我明白了。”缓缓向那只像雕琢过的手伸去,紧紧地抓住。

这是他与他之间最后的机会,勇利不知道也不想追寻原因。

既然天堂的大门奇迹般向他敞开,哪怕最后自云端坠落,他也要奉上身与心,为琴键上的全部,为他的眷恋。

勇利被拉到维克托身旁,怀里抱着纯洁的花束,掌心与掌心之间有着陌生的温度,在夕阳下漫步。

“维克托真是让我大吃一惊,竟然突然出现在我跟前。”

“勇利你很想我嘛,还牢牢记住上次在船上跟你说过的话。”

撇开脸,让余晖遮挡难为情的红晕。

“十指的技法实在没有可圈可点的地方,可是那份认真拿捏力度,细细摸索曲子本身的感情证明现在的勇利还只是一颗被沙子掩盖的珍珠罢了。”

这个人说话技巧无可挑剔。

“勇利喜欢怎么样的曲子?”

“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我现在可是你的导师哦!”

咕……咕……

自话自说的人,肚子里传出尴尬的响声。

“维克托,住在哪里?要来我家吃饭吗?”勇利为饥饿的男人打完场。

看来是一下飞机扔下行李就来找他了,大概跟家里人都打过招呼了吧,为什么没人通知他呢?

“Hungry.我当然选择长谷津最棒的温泉旅馆咯!今晚吃炸猪排饭。”

“哎?”

“勇利快点带路,我不大认路。”

“好,好的。”

这男人,住进他的家里了?!


什么时候才熬到钢琴paly

维克托坐在钢琴凳,勇利光溜溜坐在琴盖上,最好是黑色的三角钢琴

o(* ̄▽ ̄*)o

我写短篇好像比较好

评论
热度(21)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