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风月

  天晓得杂志社花了多大力气才能同时请到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作封面和内页的拍摄。


  形形式式的邀请总被维克托婉言推辞,把目标转向胜生勇利时,对方总是说‘维克托答应的话那就没问题。’


  终于抓到了赛季结束两人回到日本的机会,总编亲自到机场请求两人应邀,两人也在胜生太太的电话说服下接受了拍摄的工作。


  “对,两位再靠近一点,胜生选手,眼睛不要老盯着你男朋友侧脸啦,这是封面图哦,麻烦帅气地用余光盯着镜头好吗?”


  摄影棚内,正攻克最后一关,封面图的照片。


  摄影师和维克托总是不满意照片的效果,两人只能一遍又一遍摆着同样的姿势反反复复地拍照。


  维克托梳着光亮的西装头,身穿一套剪裁修身的白西装,神情淡漠地摆出他思考时惯有的动作:竖起食指贴上薄唇,右手以手背托着左手的手肘。


  透着冷漠的蓝眸,严肃的打扮,微启的双唇,外披的白色风衣,镜头前的维克托不负他冰上帝王的美名,美丽而霸气,性感而禁欲。


  “下巴抬起一点点,给一种俯视的感觉。”摄影师还在乐此不疲地调整姿势。


  深呼吸,勇利动动脖子,斜视镜头的眼睛都快发疼了,他在维克托耳边道:“维恰,我都快要摔在你身上了。”


  他此刻的姿势是摄影师与维克托商量许久才结下的定论,黑西装,大背头,左手搭在维克托左肩,手肘垂下,右手插裤袋,头向左侧对着维克托的侧脸,要用余光瞥向镜头,营造一种两人相遇搭肩的错觉。


  “可不行哦,勇利,这样我们又得耗上一两个小时重新拍照。来,勇利,看着镜头去想我。”贴在薄唇的食指突然自下而上划过勇利的下巴,无意地擦过唇瓣,随即恢复原来的姿态。


  “嗯,维恰。”下巴还带着点瘙痒感,勇利期盼着拍摄赶紧结束。


  不经意的叹息像羽毛轻拂,维克托定下心神:“这可是我和勇利的合照怎么可以马虎?工作结束后,我给勇利准备了一份小小的礼物。”


  这次的拍摄终于顺利完成,在总编千叮万嘱下,维克托拿到了第一手的照片,拉着才刚换下衣服的勇利匆匆离开。


  在完全茫然的状态下,勇利空着手被杂志社的专车送到在山间矗立的一所温泉旅馆大门前,一旁的维克托不断给古色古香的旅馆拍照。


  车上的工作人员向他们致谢,留下一句‘请好好享受’后便立刻驾车离开。


  勇利抬头看着旅馆的门楣:“这就是小小的礼物?这家可是百年老店啊。”


  夜幕降临,天空的澄蓝变暗,万籁俱寂的山间隐隐有虫鸣,孤鸟掠过,四周没入一片漆黑,唯独旅馆前的灯笼亮着明黄的光,从门口能窥见一间间灯火通明的和屋。


  “有什么关系,这是这次的大部分报酬,比起真金白银可划算多了。虽然勇利家里也是温泉旅馆,但偶尔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不好吗?”搂着勇利的肩膀,维克托与恋人走进了旅馆,立即就有服务生上前招呼。


  “已经收到两位预约的电话了,请跟我来。”


  连入住的手续也免掉了,看来是一早就准备好了。


  “维克托,行李怎么办?”


  “请您放心,行李已经送到房间了。”


  曲径通幽处,循着湿润的石板小路,暖黄的小石灯灯光,两人来到预订好的住处。


  这跟房间是大相径庭的东西,眼前是座靠山的两层和式建筑,米白的外墙与纸门,桧木结构,嵌玻璃的推拉格栅,站在入口处能听见淙淙的流水声与竹林摇曳发出的沙沙声。


  “这里就是两位接下来三天的住处。这可是本店为两位特别预留的,露天温泉在二楼,请两位尽情享受。”


  暧昧的小眼神直往两人身上打转。


  “谢谢。”这实在够奢侈的。


  “那个,两位临走前能否在本店留下签名,还有也给我签名可以吗?”服务生掏出备好的纸笔递到两人跟前。


  “好的。”维克托接过纸笔迅速地留下签名,之后递给勇利。


  “维克托,你不会又没跟雅科夫打招呼了吧?”勇利签好名字把纸笔还给服务生。


  拿到签名服务生鞠了一躬立即溜走了。


  “勇利,你得跟教练休息三天。”说罢,捏起勇利的下巴就吻上双唇。


  自然而然地抱着维克托的腰身,其实,勇利早在最后一次的拍摄时就想索吻。


  从深长的吮吻中清醒过来,他抓起维克托左手,唇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食指指尖,隔着眼镜,眼角红红的,他又抬起水润的黑眸瞅着维克托。


  “嗯,那就休息三天。”


  "Excellent.Mysweetheart."


  以吻封缄。



YUY

要下文吗?

你们说……

评论(6)
热度(66)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