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ep 14 reaction

  原木餐桌上放着两份新鲜出炉的蛋包饭,其中一份用红红的番茄汁在嫩黄的蛋皮上写了字:渚カヲル。


  渚薰还没从房间出来,真嗣只好坐在饭桌旁等着。


  房间里,渚薰用手机拨通了碇源渡的电话,不待对方说话,他便调侃起来:“父亲,被真嗣君挂了电话呀。”座机在走廊上,他要是用座机回电话,真嗣君肯定不喜欢。


  “父亲这个字眼从你口中出来真让人不适。”碇源渡平静地回道。


  “你是真嗣君的父亲呀,就是一个身为父亲的男人,不是么?”被真嗣君讨厌的父亲。


  真嗣君,你讨厌人类么?


  称不上喜欢但也不是讨厌,不过,我讨厌我父亲。


  这个为了唯一愿望而想要化身为神的男人在这个神域已消失,天堂已关闭的世界里依然我行我素地来实现自己的愿望。


  真嗣君的讨厌在这里也奏效呢。


  “父亲这个词不属于我,我也不需要。你只需要做好你的本分即可,过问太多不是一件好事情。”


  “然后呢?这次打电话来做什么?”


  “最近不要让他去唯的坟前。”


  “为什么?”他答应了真嗣君会去的。


  “我要把唯的坟墓迁到东京,我没空经常回来,只好这样做。”


  “我想真嗣君的母亲会比较喜欢留在真嗣君身边。”


  “这个周末就动工,渚君,你注意一下。”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已被切断。


  “还是老样子。”这不就等于逼着他告诉真嗣君么?


  将手机狠狠地砸到床上,渚薰离开房间,看到独自在餐桌边等待的真嗣忽然想从身后抱住他。


  渚薰就这样做了,感觉到怀里的身躯受惊似的倏地绷紧,他更用力地抱住真嗣:“为什么蛋包饭上还写着我的名字?”


  身后的怀抱因对方沐浴过后愈发温暖,真嗣忍不住伸手触摸渚薰搁在自己身上的手:“因为……只是想到这份是给薰的蛋包饭而已。”


  “下次可要画上心形。或者干脆把蛋包饭做成心形。”渚薰啄吻了一下真嗣的后颈,随后将碟子移到真嗣隔壁,又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不会做。”真嗣开始用餐。


  知道少年定会按照他的说法去做,渚薰突然很想每天都能吃到真嗣做的蛋包饭。


  小心翼翼地用勺子将蛋包饭分成整齐的一块块送进嘴里,渚薰咽下一勺美味新鲜带着番茄清新酸味的蛋包饭道:“真嗣君,我们明天就去看你母亲吧!”


  明天已经是星期五,碇源渡说到做到,而且行事利落,大概过了明天碇唯的坟墓就只剩下一块空地了。


  真嗣不解:“好呀,但是,薰不是说等天气好了再去么?明天好像也会下雨呢。”


  “真嗣君。”渚薰还是决定要告诉真嗣,不要瞒骗对方,也没有办法瞒骗对方,他放下勺子,敛起笑容道:“你父亲决定把你母亲的坟墓迁到东京,这个周末动工。”


  手抖了抖,勺子掉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真嗣只觉心在瞬间之中被挖去一块:“为什么他要讨厌我呢?”双手颤抖着捂起脸,整个腰也弯了下去,“为什么他是我的父亲呢?为什么连妈妈也要带走呢?这次,妈妈在里面的呀,那里不是空的……”瘦弱的身子颤抖得如风中残叶。


  强忍心中剧痛,真嗣又摇着头,任滚滚流下的泪珠打湿大腿,双手交叉着紧扣住手臂,指尖上没有半点血色。


  “到底生下我来做什么?因为妈妈不在了所以就无所谓了么?!那就干脆把我扔掉呀!扔掉呀!让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不是很好么?”偌大的房子都在回荡真嗣的恸哭声。


  渚薰欲将真嗣拥入怀里,却被真嗣一手挥开:“没关系,薰说得对,无论他爱我与否,我都要面对他,不被需要也没关系,找到需要自己自己也需要的人就好……”


  从来这个少年的一颦一笑都能引起渚薰思绪的巨变,仿佛是感同身受,此刻连拥抱也被拒绝,渚薰不禁感到悲伤。


  他没有父母,也并非拥有人类全部的感情,此刻少年的心是难以靠近,也让他感到难受。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以后可以去东京找他,可以去东京看妈妈。”少年喃喃自语。


  母亲在记忆里是非常模糊的,几乎是没有的,但实则是他自欺欺人而已,母亲消失在初号机里的那天他也在场,所以那里空空如也的坟墓只不过是个标记而已。


  可是,这次母亲真的在这里,而且,也没有可怕的量产人偶,绫波也只是维持她该有的模样而已。


  父亲还是要将他隔离,抛弃,甚至连母亲也不许碰触。


  找不到头绪的抛弃总把他的心破开两瓣。


  讨厌怨恨?可以的,他把你抛弃了。


  崇敬畏惧?可以的,他是你的父亲。


  “真嗣君,我不知道……”渚薰柔声问道,少年一言不发的样子让他的心产生异样。


  那像被刺穿一般的疼痛甚至令他无力。


  忽然,真嗣转过满布泪痕的脸静静地盯着渚薰:“那时候,曾为了父亲的一句赞赏坐上了eva,其实根本没有真心的赞赏,甚至做不做也无所谓,只是个扯线木偶。打败使徒后一切都能平息都是骗人的,那过后甚至更痛苦。”


  “真嗣君,别再说……”


  “我发现大家都在受伤,因为eva,因为我。最后,薰也被我杀死了。”真嗣滞缓的目光落在对方白皙的颈脖上。


  “被父亲舍弃了,所以连寻找容身之所的力气都被舍弃了,就这样一直蜷缩着,就一直看着所有人离开我,我也只会流一两点眼泪,什么都做不了。”


  “够了!别再说了!”渚薰从来都没有这样激动,更没有用过重的口气和真嗣说话。


  “从头到尾,就只有我一个。我能做到让人需要么?”


  “我需要真嗣君!”


  “那个时候,很痛,很痛,是吧?身体被捏碎的时候……那个时候,薰也露出这样的表情。但是,我还是那样做了。”


  “很痛,是吧?”真嗣近乎哀求一般反复这个问题。


  “若那种像是绝望的覆灭是疼痛,那么我想是的,那是疼痛。可惜并不是身体破碎的那一刻,而是真嗣君露出明明要哭泣却不能哭泣,还要说出原本不想说的话的表情。那一刻,我在想,自己真的可以把幸福,未来送到真嗣君的手上么?”渚薰蹙起眉,面露哀伤,双眸中涌现出无奈,爱怜,哀求,还有一点点的期盼。


  真嗣猛地站了起来,俯视坐在椅子上的渚薰:“薰,我想出去。”现在他这只刺猬必须要暂时离开。


  “要逃避么?你已经做到了。”


  “我没有办法忽视父亲。”


  “人心总有脆弱的角落。”


  “薰,对不起,那个时候……”


  “你这样我会感到疼痛,我想给真嗣君幸福。”


  “我也不想再伤害薰了。所以,我得想清楚。”


  “一定会回来的,对吧?”


  真嗣用力地点了点头,道:“我想成为薰真正需要的人。”


  少年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门扉又缓缓合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

继续我的无耻宣传……

喜欢的亲有没有想过要无料或者是本子呢?

http://www.sojump.com/jq/3114492.aspx

想要的亲可以填填问卷=3=

全文: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959469



评论
热度(8)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