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ep 19 doctor and ill

  垂首细嗅那仿佛有温度的馨香,海鸟在不远处的海岸鸣叫,被微风吹拂过的发梢在皮肤上刺痒刺痒的,悉悉嘘嘘的声响自摇曳的翠绿草丛中溢出。


  “真嗣君。”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真嗣。


  他睁开双眼,母亲的坟墓还在他眼前,循声望去,原来是薰站在他身旁。


  “薰,你昨晚说,人心总有脆弱的角落。要是那一部分不断扩大怎么办?”母亲模糊的音容笑貌也断不能从心中抛弃。


  渚薰凝视着真嗣手中的百合:“那就不断找填补的方法。不能停下,也不能妄想一蹴而就,这才是人类的真正姿态。”


  真嗣走到薰的身边,主动地牵起对方的手:“我告诉妈妈了,喜欢薰的事情。好像那个角落又给薰腾出了一小块地方。”他瞄着薰好看的侧脸又道:“薰真的很特别。”


  “仅限于真嗣君的心里就好了。”一手拉过真嗣抱进怀里,渚薰顺理成章地在对方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薰,在外面别经常……”真嗣终于忍不住要提醒渚薰,虽然那青涩害羞的模样完全没有说服力。


  “真嗣君不开心?”渚薰疑惑地问道。


  要是渚薰面不改色地反问他还好,这种无辜,不舍对方不快的模样最让他难以招架了:“没什么。不好意思就是了。”他撇开脸,声音细如蚊呐。


  “好了,得去赤木医生的诊所复诊了。”深红的眸子扫过碇唯的坟墓,接过对方手中的花,渚薰微笑道别:“京都再见,母亲。”


  “薰叫妈妈“母亲”,真是……”真嗣的脸开始涨红,埋怨似的瞅了瞅渚薰笑如晨曦的脸,拉着他正对着碇唯的墓碑道:“妈妈,这就是薰,刚才跟你说的。这会儿我们得走了,下次,下次京都再见!”带着渚薰弯身鞠了个躬,真嗣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偶尔也回过头去看上一眼。


  又坐上美里的雷诺时已是中午时分,回到市区用过午餐再到达赤木诊所的时候刚好午后一点。


  星期六的诊所空荡荡的,美里刚推开诊所的门,就看见穿着白大褂的赤木律子就在大厅的窗边吞云吐雾。


  “来了呀!”赤木律子上下打量着真嗣,随即对美里道:“这孩子的状态貌似不错呀。星期六下午不开诊,你这样做的话可是占用了我的休息时间哦。”


  “别这样嘛,律子!”美里用手肘撞了撞律子:“真嗣晚上睡得不大好呀!你不是说过要定期复诊的么?而且昨天下雨了呢,我怕他着凉了。”


  “我身体还可以,老师不用这么紧张。”赤木律子尖锐的眼神彷如针砭,真嗣一向对赤木敬畏有加。


  美里揉着真嗣的头顶:“真不可爱,老师的关心也不要,明明身体一直都马马虎虎。”她转向渚薰求助:“渚君不是最最关心真嗣的么,给我好好说说这家伙。”


  “真嗣君没有被雨淋着,应该不会感冒才对。睡得不安稳才是大问题。”真嗣的精神状态远比他身体状况要差,这两天在他身边才稍有好转。


  赤木律子答道:“我不是心理医生。”话锋一转:“不过例行公事的身体检查少不了,碇真嗣君,你觉得你这种不爱运动不爱说话把音乐当安眠药的人身子能好到哪儿去?”将冒着火光的烟头狠狠拧压在满载的烟灰缸里,赤木律子转身走入诊所的办公室里。


  “快去吧!”美里推搡着真嗣。


  真嗣回头看了看默不作声的渚薰,不大情愿地往赤木律子的诊室走去。


  “请坐到里面去。”真嗣刚走进宽敞的诊室,就被翻着病历用圆珠笔指了指一旁病床的律子唤到白色帷幔后。


  不一会儿,赤木律子就带上了听诊器提着箱子来到他身旁进行检查。


  当冰冷的听诊器伸进他衣服里贴上他的皮肤时,身子不自觉地缩了缩。


  染着金色的短发,有着精致妆容端丽的脸庞,佩戴着紫色棱柱体的水晶耳饰,身穿短衬衣短裙的干练女子正娴熟地给少年作检查。


  “放松。”律子淡漠地道。


  真嗣摇了摇头,从前律子小姐给他做调试时不会像现在这么近距离,这难免会紧张。


  律子小姐是仅次于父亲那般严厉的人的存在。


  解开器具,取下听诊器,关掉手电,律子道:“身体没问题。保持轻松良好的心态对睡眠有好处,试着别依赖外力作用入睡,比如和渚君一起睡是个好选择。”


  “律子小姐……”真嗣心头一惊,攥紧病床白色的被单。


  “什么?”律子瞄了瞄真嗣,径自拉开帷幔,走回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写病历。


  “没什么……”真嗣坐到律子对面,等待着律子完成身体报告。


  “平日都看到些苗头了,我也和美里聊过,当然知道你们怎么一回事。”律子抬抬眼镜:“喜欢男生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碇真嗣君,你确定你的心意是这样?我认为你会和惣流或绫波在一起的几率大一点。”


  “和绫波,明日香,葛城老师相处的感觉和薰在一起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若喜欢薰是一种病的话,也是一种绝对治不好的病,也是不要治好的病。


  “这个当然。”律子停下十指瞄了瞄他。


  “我……我不懂该怎么表达,的确在薰之前,面对明日香时我曾想过许多可能发生的事情,面对绫波我有好感,面对葛城老师我甚至有过憧憬。但是,那些感觉就只是放在心里,久了,我几乎忘记那种感觉,甚至无动于衷,任由明日香再怎么施压,我也无法回应,只知道她们是重要的朋友。这不是那种喜欢,不是的。”渚薰死去的一瞬,他终于明白到对女性的欲望,憧憬在对这个少年的喜爱,关心,恋慕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渺如尘埃,灭顶的疼痛扭曲撕碎他的灵魂。


  因为填补了灵魂的缺失,所以失去时令原本缺失的变得粉碎。


  在他浑浊的思想里不断传来心中的呐喊:“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渚君……再想见到你,一面也好。”


  站在现实里,不单单是渚薰不在了,就连身边也是空无一人。


  “将来遇见的形形色色男人女人,到时候你也确定你会喜欢渚君?小朋友?”深红娇艳的双唇吐出无情的疑问。


  “如果不再喜欢了,我也没办法喜欢其他人。”


  赤木律子顿了顿,凌厉的目光凿在真嗣平静的脸上:“说那么多话,真是少见。但愿如此吧,要是过了20岁还能这么坚定才能让我信服哦,碇真嗣君。”扯过打印好的报告交到真嗣手上,律子翘起长腿,看着他。


  “嗯,我可以的。”真嗣露出真心的微笑。


  有着泪痣也不能柔和下来的脸还是面无表情,律子把玩着圆珠笔:“已经完成了,可以出去咯。”


  “谢谢,律子小姐。”他退出办公室关上了门。


  美里一看到真嗣便站了起来问道:“怎么样?”


  “没事,还好。”把报告递给美里,真嗣向渚薰道:“今天一整天都要让薰和老师等,有点过意不去。”


  “过意不去的话下次请老师吃饭好了,要亲手做的哦!”美里看了看手表,又道:“报告拿好,回去后渚君要留意真嗣的身体状况哦!老师要和赤木医生聊一会儿,大人的话题有点闷,你们坐电车回去好了。”


  挥别美里,两人离开诊所,薰还在细读报告,真嗣瞅着渚薰:“律子小姐说,要摆脱依赖外力入睡的习惯可以尝试和熟悉的人一起入睡。”


  渚薰叠好报告放进了挎包里:“昨晚的效果就很不错了。不如我搬到二楼的房间和真嗣君一起看星星一起睡?还记得第一天么?”


  真嗣点了点头,小声道:“搬过来吧,如果薰喜欢的话。”


  “和真嗣君一起听随身听,一起入睡也十分的美妙呀!”


  “你喜欢,反正一起睡就是了……”


  “真嗣君在邀请我么?”


  “薰认为是就是。”


  黄昏的电车上,真嗣靠在渚薰的肩膀上浅浅地睡着了,手持一朵白百合的白发英俊少年偶然会亲吻黑发少年的发旋。


  诊所里,律子默默地敲击着键盘,美里凝视着屏幕里出现的文字。


  “实验体一切正常……律子你真的要帮老师?”


  “例行公事而已,别紧张,那件事我考虑中。不过,经过今天的考察后,几率不大。你还真敢做,让那两个孩子在一起。”


  美里嬉皮笑脸地道:“不好么?我们这帮肮脏的大人只有羡慕的份啦。他们两个简直就是天生的异极磁铁。”


  “哼,大人的世界可不是好混的,到时候异极磁铁别被掰开就是了。肮脏的大人,纯情的游戏不适合你哦,还不忘了那个小警部,投奔单身派对?别经常到我诊所喝啤酒才是。”


  “律子真啰嗦。我现在是老师怎么可以放浪形骸?!只能找你喝喝酒了。”


  赤木律子调侃道:“哎呀呀,自称肮脏大人的葛城美里一秒变圣洁教师,真是不得了。不知道谁的家里有堆积如山的烟头和啤酒罐呢?”


  “闭嘴啦!律子!”


  “小心我还真答应老师了。”律子戴着眼镜,叼着烟,冷冷地瞅着美里。


  “你敢哦!”


  赤木诊所今天还是乌烟瘴气。


评论
热度(5)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