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ep 20 twinkle star

  流丽清脆的音色自灵活的十指下诞生,时缓时急,双手在十指的引导下于黑白键上起舞,右脚富有节奏性地踩着踏板,渚薰坐在黑色钢琴前忘我地弹奏那首活泼绚丽的《小星星变奏曲》。


  明快易懂的旋律本该予人轻松愉悦的心情,可此刻,真嗣在一旁的书桌前手里拿着笔托着腮,面前搁了一本练习册,目光却落在渚薰灵活的十指上,脸上又没有半点愉悦之色。


  转过头看到真嗣怏怏不乐的脸,渚薰马上停止弹奏,走向书桌坐到真嗣身旁。


  “怎么了,真嗣君?”晚餐后,两人在家里的书房做作业,偌大的书房里置有钢琴,书桌和满载书籍的书柜。


  渚薰早早将作业完成后便去练习在书上学到的新曲目,原想着等真嗣也完成作业后两人一同练习毕业晚会的演奏曲目,但半个小时过去了,真嗣却没半点动静,这会儿更是累得发呆。


  自扫墓后的一个星期里老师宣布期中考试即将来临开始,他和真嗣君几乎是“同床异梦”呀!


  除了简单的几句话,两人在一天里都没什么交流,更别说真嗣君每天耷拉着脸,钻进他的床里,无视他的侧躺微笑凝视,梦呓似地嘟囔了一句“晚安,薰。”就拉着他的手睡着了。


  在社团一同练习的时候,弹奏里微小的错误也能立即反应出来,但他现在弹着这首真嗣君从未听他弹奏过的新曲子时,真嗣君却是无动于衷。


  “真嗣君……”练习册上乱七八糟地布满字迹,真嗣君对他的呼唤不知是没听进去还是置若罔闻。


  拨开对方托着腮的手,只见真嗣如梦初醒般回过神微微张开双唇,他一把捏住对方瘦削的下巴,便将双唇凑去,灵活的舌毫不迟疑地伸进对方双唇之间对那迟钝的舌发起攻势。


  气息仿佛是相交融的,双唇上,怜情蜜意的吮吻富有侵略性地逗弄着他不懂回应的舌头,与那人稍低的体温不同,那深吻是炙热的,仿佛将两人体内的热情诉诸对方。


  “嗯……”他快要喘不过气了,难受地皱起眉头,因窒息感握起的拳头如雨点般密集却又无力地捶打着对方修长结实的臂弯。


  捏住对方的下巴的手忽然移至对方的后脑勺,捧住对方的头用力地加深了这个吻。


  真嗣自然而然地闭上了眼睛,全身的知觉仿佛全集中在唇舌的交缠中,渐渐地双唇上的温度退去,再一次感觉到自己在喘息时,他才颤抖地睁开双眼,盯着对方也在发红的唇。


  “惹人怜爱……”精致的脸庞又在靠近,双眸中的深红在沉淀,湿润的唇瓣又再一次相触,在蜻蜓点水后离开。


  “我……对不起。”双颊像做错事情的孩子感到羞愧般红彤彤的。


  “不是这三个字,真嗣君,我想听你说点别的。”渚薰一只手支着脑袋,期待着真正的答案,另外一只手搁在练习册上,以指头轻点着。


  把弄着手里的笔,真嗣低着头断断续续地道:“最近,最近要期中考,练习,作业都很多,平时还得上新课。好一些作业,我都不大懂。大家也会忙着准备期中考了吧?薰也在准备了吧?我觉得还是别打扰其他人比较好,所以,所以一直都在做作业。实在有点累了,而且每晚都在薰身边,一下子就睡着了……难道薰?”他立即摇头摆手,慌忙道:“不是的,不是的!绝对不是!和薰在一起,我很开心!真的!我只是……”


  渚薰露出欣喜的笑容:“我从未见过真嗣君这个样子,既直率又慌张,理不清头绪却又拼命地想说清楚。你的心意我明白了,不要为此而苦恼。”


  “学习什么的,在那个世界里显得很无力,比起学历高低,大家都宁愿我驾驶EVA时有更高的命中率。现在,学习变成了重心,想做得更好,像薰一样的好,反而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他的成绩并非不好,至少也有中等水平,但他希望做得更好,这样将来才有机会和薰上较好的大学,有能力摆脱父亲的供养。


  薰的学习能力极好,面对课上的问题,课后的作业总是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跟他完全不同。


  “我愿意为你解答任何问题。真嗣君只需做真嗣君就好,不必模仿任何人。若任何人都一样,谁又会需要任何人呢?”


  静默的一分钟过去后,真嗣将练习册递至渚薰面前:“我,想问薰,一些问题。”


  “你是那么的温柔,根本无需担心自己会阻碍到别人。好了,想问什么呢?”虽然很想为真嗣君送上新学的曲子,但解决真嗣君所遇到的难题更容易使他满足。


  他的使命,为他所爱的使命,这才刚刚开始。


  是佩服渚薰的学习能力过好呢,还是佩服他两太有默契,真嗣犯难了好几个小时的练习题两个小时不到就给两人磨掉了。


  “薰说得真好。”真嗣收拾好书本,又道:“我知道薰学到了新的曲子,能继续为我弹奏么?”


  “看来这几天都很累呢,我这几天是不是都打扰了真嗣君学习呢?”其实这几天,他也在等待真嗣有所反应,问问题也好,让他别弹琴也好,结果对方沉默了,着实让他感到有点不舒服,lilin好像称这种感觉是,沮丧?


  真嗣板起了脸:“我说过了,不是。想不到怎么解题的时候,薰的琴声让我很舒服。薰也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才对。”


  “是么?想做的事情统统都围绕着真嗣君你呀,这可怎么好……”渚薰走到钢琴前,掀开钢琴琴盖,十指自然地落在白键上,迅即展开新的弹奏。


  “我今晚不会那么容易睡着了。”真嗣听着这首瑰丽的曲子走向渚薰,背对着他,坐到对方身边。


  书房面对着庭院,通向庭院的落地窗就在摆放钢琴的角落旁,此刻抬头便能看见院子上方天空中散布的繁星伴着孤高的明月。


  “真嗣君想做点什么,在邀请我么?”


  “薰不是每晚都侧躺的看着我么?”真嗣疑惑地探问道。


  “想看着真嗣君入睡的模样而已。”


  “还以为薰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呢。”


  看了一眼身旁的真嗣,渚薰道:“怎么会没有呢?我喜欢你,真嗣君。”


  身旁的人低下头去,沉默了好一会儿,渚薰瞥见对方黑亮的发梢中露出通红的耳廓,自十指下流淌出的乐声愈发亢奋。


  突然他听到真嗣微弱沙哑的声音:“薰能每晚都说给我听么?”


  少年心中一顿,小指倏地从白键的边缘滑下,乐声戛然而止。


  渚薰笑着答道:“那当然,只要真嗣君不要那么快睡着。”实际上,每个晚上给身旁的黑发少年送上晚安吻与一句“喜欢”都是他必做的功课。


  伤脑筋呀!真嗣君这么直率地要求。


  但何时少年才能以实际行动回应他呢?


评论(2)
热度(7)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