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ep 22 birthday

  毕业晚会过后,古典音乐部的人气大增,渚薰与明日香的人气更胜从前,许多社团不断向两人发出邀请,连平日少言少语的绫波每天打开储物箱时都会有不少告白信从柜子里涌出来,而真嗣也被标上“经常与渚君一起”的标签。


  每逢上学放学甚至只要走在一块,俩人都会招来众人的议论和目光,更别说真嗣经常要当女同学们向渚薰告白时的布景板了,可女生们毫无例外地被渚薰婉拒了。


  当然每逢渚薰想和他十指紧扣着向女生们道明“真相”的时候,都会被他适时地捂上嘴巴拖到一边去。


  “薰,今晚想吃什么?冰箱里的东西剩下不多了,我们待会儿要到超市买。”又是一天放学时,临近期末考,除预兆着天气入夏,暑假将至外同时也意味着复习课增加,作业量增多,放学时间稍有延迟。


  结伴归家的美里,绫波和明日香刚放学就迅速地离开了,余下他们两人。


  真嗣放学收拾书包时才想起做完早饭和便当后的冰箱里几乎没什么食材了。


  走在一旁的渚薰道:“我们到外面吃晚饭吧!然后再到超市买东西,超市的宣传单不是经常写着晚上八点过后部分商品半价还有限时大采购的么?”


  “诶?”真嗣顿了顿,道:“薰还是第一次要出去吃晚饭呢,上次的开庆祝会的那家店怎么样?你好像很喜欢那里的东西。”每天都吃他做的东西,有点发腻了吧?


  那次毕业晚会表演后,美里带着他们四人到一家烧烤店吃烧烤,结果他们刚吃饱美里就喝得酩酊大醉,还得让绫波和明日香送回家。


  那也是他和渚薰第一次不在家里吃饭。


  “好呀,最重要的是跟真嗣君一起。”渚薰毫无避忌地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前拉起他的手,只向着他的脸庞上泛着幸福的笑容:“真嗣君每天都在为学习费神,偶尔到学校与家之外的地方逛一逛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真嗣君对家务事意外的执着呢!累了也不说。”在极少数的情况下真嗣才会让渚薰去做饭打扫,平日都得渚薰主动分担家务。


  “我,我唯一能替薰做的事情就只有这些东西了……我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会感到很开心。”不知是不是夕阳的缘故,真嗣觉得双颊热热的,他看着渚薰,小声问道:“这样,不行么?”


  渚薰停下脚步立即答道:“只有这些?真嗣君能为我做的,为我做过的事情怎么会只有这些呢?我所说的喜欢并不是要真嗣君为我做多少事情,付出多少劳动。这也是我的心声呀。相互喜欢才会相互付出感情,为对方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喜欢”,“爱”这些话并不是榨取对方感情来服务的自己的吧?我想为真嗣君做更多的事情,让你更加的快乐。”


  “那……以后的便当盒和碗碟你来洗,周末打扫的时候,薰要拿吸尘机。”真嗣下了小小的“命令”。


  “我明白了,真嗣君也要做出更美味的便当哦。来,走吧!嗯,这叫第一次“约会”?我是听其他人说的。”


  “嗯。”真嗣重重地点了点头,与渚薰相握的手越抓越紧,手心微微冒汗。


  “好像是有恋爱关系的人一同外出独处才能用这个词的?”渚薰又好奇问道。


  “是啦!”真嗣用另外一只手不耐地推了推渚薰的手臂,低下了头。


  “来日方长,我希望经常能和真嗣君去约会。愿意么?真嗣君。”渚薰诚恳地问道。


  真嗣不说话,耳根都发红了,像个木头人般点点头,没作声。


  到底是谁给薰灌输各种这样的“常识”呀!


  夜幕将至,小小的烧烤店内人满为患,干杯声,谈话声,吆喝声此起彼伏,烧烤盘上冒出的白烟弥散得到处都是。


  两人来得稍早,能坐上角落里的小包厢,面对面地吃烤肉。


  薄薄的肉片在高温的铁盘上发出吱吱的声响,最后本为鲜红的或淡红的肉色渐渐变深或变浅,平扁的片状也微微翘起生出些折皱。


  真嗣立即用筷子夹起,沾了些酱汁送到渚薰碗里。


  “真嗣君不用管我,自己吃多一点才好。”说罢渚薰把盘子上另外一块肉依样画葫芦的送到真嗣唇边,道:“张嘴。”


  对方看了看肉块,又看了看他才肯微微张嘴吃下去。


  慢吞吞地吃完一块又一块肉片,他们这一顿晚餐,几乎就是在互相喂食中消磨掉的,时而服务生来到桌前上菜加开水,两人就会被打断,一顿下来,真嗣无法确定也顾不上肚子是否饱足了。


  结了账后,两人到超市采购,也是渚薰把两大袋食物提回家,丝毫不让真嗣动手。


  “以后要是到超市采购,一定要和我一起去哦。”回到家,渚薰一边分拣食物塞进冰箱里一边道。


  放学开始,真嗣就觉得渚薰愈发奇怪,话比平日多不说,而且一开口就是“真嗣君,以后要怎么怎么样”的句式,像个操心不已的老妈子似的,没有了平日的从容潇洒。


  虽不乏真心告白,深情凝望这些往常必做的事情,但他就是觉得今晚的渚薰怪得很。


  直到两人准备睡觉,渚薰还是一反常态,径自将被铺铺在天窗下,正襟危坐着等对方把枕头从床上拿过去。


  “薰,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枕头已摆好,真嗣准备盖上被子,结果渚薰还是正坐着,目光炯炯地望着他。


  真嗣只好坐了起来,疑惑地问道:“睡不着?不是想一起看星星么?还是,有什么惹你不开心了?”薰好像一个晚上不肯睡觉的小孩子呢。


  所有提问都被渚薰一概否决了,薰轻叹一声道:“真嗣君是我快乐的源泉,怎么可能有别的事情让我不快乐?不过对等的,真嗣君也是我感到无奈无措的源头呐。”


  “嗯?!”真嗣微怔,落寞地道:“对不起……”


  月色又像那一晚般透入窗户,房间的一切浸润在澄蓝的世界中。


  渚薰静静地看着眼前不敢与他直视的少年,他的沉默令少年愈发焦急,那双并没有什么神采却深邃得令人平静的眸子正不安地左顾右盼,不知为何这让他心里打消了预想好的一切。


  他从床铺站了起来,走到书桌前打开了抽屉,拿着一个小袋子回到真嗣面前。


  将小袋子捧到真嗣跟前,他道:“还不知道么?那就那里面的东西抽出来吧。”


  真嗣缓缓接过小袋子,看了看渚薰,伸手把小袋子里头的东西抽了出来。


  里头是一个四方盒子,比一个巴掌大不了多少,盒盖上右下角印着的银色标志在月色下熠熠生辉。


  他摸了摸盒子,将盖子拉起,一个刚好能捧在手心的黑色四方块正好搁在盒子中央的凹槽里。


  拿起小四方块,真嗣捧在手心里翻看了一会儿,微凉稍稍粗糙的金属触感,凸出的小按钮,小屏幕上亮蓝色的数字与各种标识都在告诉他这是一块随身听。


  “好小……”


  “这样才方便。喜欢么?试一下。”渚薰掀开盒子底层抽出耳机递给还反应不过来的真嗣。


  “为什么送我这个。”真嗣想起那下雨天渚薰曾告诉他想送随身听给他。


  “今天是什么日子?”渚薰从对方手上取过播放器插上耳机,又分别把两个耳麦塞到自己和对方的耳朵里。


  “今天?”真嗣思索了一会儿,惊道:“我的,生日么?!”熟悉的乐声传进耳朵里,薰把他喜欢的曲子都准备好了。


  “你说呢……所以我说真嗣君操心太多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薰,你怎么知道的?!”


  “从前我看过真嗣君的资料。六月六日。”


  “谢谢你!薰。”真嗣对新的播放器爱不释手,他看着渚薰道:“怪不得薰今天又要出去吃饭,又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好傻。生日礼物……真不敢想象。”说着说着,眼眶泛热,有点刺痛。


  渚薰吻了吻真嗣的眼睛:“他们跟我说,要是恋人生日就要加倍地对对方好,还得送生日礼物和生日蛋糕,但我想看看真嗣君会不会真的忘记自己的生日,所以没有定订蛋糕,结果你真的忘记自己生日了。”


  两人把盒子移开,躺在被铺上边听着音乐,边看着窗外灿烂的星空。


  “薰从来都对我很好很好,所以今天倒是怪怪的呢!而且生日什么的,因为一直没期待过。我也不敢期待。”个中的缘故不说也罢,真嗣眨眨眼睛,模糊视线的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那就像一直不敢相信会有人需要他,喜欢他。


  倏地被拉进不甚宽阔却结实暖和的怀抱中,腰上被对方的双手缠上,牢牢地将他圈在怀里,渚薰取出他的耳机,在他耳边细说:“从今天开始期待吧!一年又一年,轮回又轮回,直到我们再重逢。我所喜欢的人诞生于世的日子,也会是预兆着我重生的日子。”


  脖子后,温热的气息忽近忽远,炽热的吻不断落在那几寸肌肤上。


  真嗣摸索到对方的手,轻轻地抓住了,滚烫的泪珠又从半眯着的眼睛里滴出染湿了枕头。


  耳朵上又被塞进耳机,只觉那人的吻愈发的温柔,像蝶吻一般,就这样沉默地感受对方的体温,仿佛会融为一体。


  “期待?那会是怎么样……”不知过了多久,睡意袭来,朦胧中,真嗣呢喃了一句,终于闭上了双眼。


  在如水的澄蓝中,真嗣仿佛沉入了海底,那里只有他和薰。


  “生日快乐,真嗣君。晚安。”是薰的声音,好远好远。


  我的诞生便是你的重生之日?这是你的期待么?


  或许,轮回后,在诞生之前我便熟知你掌心的温暖。

==============================================

快点发完全身舒爽……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21422

评论(6)
热度(9)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