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ID:sonnet18574 新窝

搬家啦~这里存放《May be a dream》,把《Cold Heart》搬走啦!

カヲシンまとめ

憧憬的太太

Gray,gray,gray:

※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


※カヲシン



[130528/庵カヲシン]



  他回到嶙峋的海岸旁,凝視那片如同他體內鮮血流淌的廣闊水面已然轉為夜晚的色彩(曾經它也是藍色,但他未曾親眼見過也想像不出紅色以外的海洋),摸索著便坐下了。天空也是黑色的。遠方的燈光閃爍著白與紅色,手掌彷彿還留著握住對方身體的觸感,真嗣握起拳頭,想要吶喊,腦中卻找不到任何一個詞彙能表達他現在的心情。只能縮起身子,想讓自己的存在盡可能變得更為渺小。


  背後熟悉的女性嗓音對他說:他放棄了生...

渚薰这个神棍真的好难写………
《cold heart》就是写外表三十多的真嗣和再造的渚薰

Sea and See

当他品尝到有生以来第一次的“喜欢”时,他只剩余他头颅与冰冷的双唇。

全世界都在嘲笑他的卑微和懦弱,总要他勇敢地成为大人,但是,他所有的东西都在被扼杀。

大人就是失去所爱的一切还要若无其事地活下去的生物吗?难道,要将心碾碎却装作不痛,才能成为大人吗?加持先生说过,美里小姐也说过,快点成长吧。

他再也不会任性地渴求他的再临,也会分清现实与虚妄。

少年伏在漆面模糊的黑色琴盖上,颤颤地饮泣,浪花拍打着老旧琴脚,堆起一重又一重的海砂,淹没哭声。

天边即将破晓。

碇真嗣,也是一个不会流血的男人,太阳,血红色的太阳,海,橙色的海,能在里面呼吸,黑色,一切都是黑色,雪白与雪白交叠也不会产生温度。

“真嗣君,我们一起把它推出...

Third Impact 1st

Third Impact,黑底白字的大海报从上而下覆盖住了展馆一边的玻璃幕墙,下午4点已渐渐向西的阳光绽放强烈的余光,巨大的白字苍白得刺目。

“真是花哨啊。”余光瞥过玻璃外,真嗣站在缓缓上升的手扶梯上。

“你确定不是你的眼镜反光?哼。”已到电梯口的明日香转身,拿掉含在嘴里的棒棒糖,轻蔑地撇唇笑道。

十年了,当年的二号机驾驶员已从十几岁的少女成长为二十多岁的成熟女性了。

定是残留着糖果甜腻的唾液在她潇洒拿掉棒棒糖的瞬间濡湿了过分鲜艳的红唇。

过分白皙的肌肤与欧洲血统无关,不过是为遮掩脸上与年龄不符的憔悴而覆上的蜜粉而已。

黑色天鹅绒缎带勾勒了脖子完美的尺寸,在无领衬衣下露出的锁骨衬托...

  碇真嗣先生对钢琴演奏近乎是束手无策。

  “怎么都弹不好……”35岁的碇先生又开始边全神贯注地弹奏着,一边又喃喃自语。

  宅子里的用人们已司空见惯,可正因为习惯了更要在门外留意雇主的动向。

  这种折磨式略神经质的练习,随着演奏会的临近,次数不断增加,而他们的这位大雇主性情愈发难捉摸。

  明明一碰到钢琴平日温和似水的性子顿时变为如滔天巨浪般令人惧怕,事后先生自己也十分难为情,为何又会接下钢琴演奏会这种邀请呢?

  他们怎么打听也得不出结果,更别指望从沉默寡言的雇主口中听到什么关键的信息。

  白皙修长的双手在一黑一白的琴键上跃动,脚下娴熟地踩着踏板。

  每一个音符的音色

不多说……

绫波的角色歌

SWEET DEATH(不祥的贺文)

身体好轻松,浮浮沉沉的。

身体,是怎么样的呢?那是什么?

记不清了,记不清了……

橙色的光在破碎中一块块的漂浮晕染成赤红。

有什么将我充盈起来,将我融化。

就像硫酸将我没顶,我却没有半点迟疑与痛楚。

有什么被消溶,可我已把拒绝忘却。

这里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

新的充填物争先恐后地进入,不,或许只是简单地覆盖了我的存在。

和大家一起是这样的感觉吗?

但是,我的脑海中连明日香和绫波的身影都不复存在了。

啊啊,那是谁啊?

红色的,谁啊?

白色的,无数的白色,是谁啊?

橙与赤红,波光与死寂告诉我,这样的事情谁都知道,我也记得的。

是吗?原来我是知道的。

耳边仿佛响起...

Gorgeous


真嗣与薰在家门前接过美里送来的夏日好礼,一个加持先生种的西瓜,两个纸袋和一张传单。
“拜拜,你们两个要准时哦,明日香和丽都会来。我和那家伙就不凑热闹了啦。”还没等两人说些寒暄话,美里就拽着黑色小手袋快步走出了院子的门。
不远处是深蓝的雷诺,在盛夏里散发着滚烫的光芒,引擎的低吼于一片虫鸣里十分突兀,真嗣瞥见车里驾驶席上扎着辫子的男人叼着一根烟向他们挥手示意。
“是加持先生呢。”真嗣招了招手。
“今年又毫不例外地送来圆圆的西瓜呢。”薰捧起圆滚滚的西瓜仔细瞧,翠绿的外衣上有着深色的条纹,这又凉又重的圆球倒像块石头。
两人关上大门回到客厅里,薰把圆家伙搁到餐桌上后,坐到正细看传单的真嗣身旁。
这花花绿绿的传单早在...

关于妖都TW

基友又叫我去TW啦,剩下的几本《may》也会拿去贩售,上次几乎每个亲都说找不到,好偏僻,这次报摊号好了,E15哦,想去妖都TW(萤火虫)的亲可以顺道瞧瞧我哦…:-D
明天早上摊主只有我一个,去到E15看到摊主就是我啦,欢迎骚扰!

承蒙基友相助,明天《may》在妖都AD15场贩啦!

窝也被拖去陪摊主……


作者: 帛月 

封面作者:青子

排版:水底有鱼

原作: eva 新世纪福音战士

CP: 庵薰嗣

语言: 简体中文

页数: 103p

尺寸: A5

价格: 25

小说本,平行世界设定,过程微虐,HE
虽设定CP为庵薰嗣,但OOC严重

大致内容就是渚薰死后的某天,真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他所曾臆想过的安稳世界,之后重遇渚薰……

不HE不三俗怎么行~

新番外《Gorgeous》场贩后放出~

以上

生日快乐,真嗣君!

祝你和薰性福快乐,2015年剧场版有好结局~

今天一整天都在搞本子的事情,终于,送印了……


封面的终稿

画手:青子

春春,爱你一万遍都不够~

请手下留情,别盗取图片~

Fool's Love

  留有一头清爽黑色短发青年端坐在椅子上,瞅着躺于深蓝色大床上双颊泛着红晕略显虚弱的同性恋人。


  “薰,你闭上眼睛歇一歇好吗?我去把粥端来。”真嗣说这话已是第二次了,可从被子伸出的手就是抓着他不放,不肯合上的双眼里水光潋滟。


  白发青年没回话,真嗣清楚渚薰的脾性,温柔却又非常执拗,也许不是执拗,只是很有自己的一套?


  之前与生病二字走平行线的终极使徒,如今“落入”人间也不免被“俗气”的感冒侵袭。


  淋了一场大雨的渚薰不幸地在今天早晨发烧了。


  早上,习惯早起的渚薰迟了半小时才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


  薰,脸很红,怎么了?没精打采的。他伸手贴上对方的...

《May be a Dream》本宣

  • 作者: 帛月

  • 封面作者:青子

  • 原作: eva 新世纪福音战士

  • CP: 庵薰嗣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100p-120p

  • 尺寸: A5

  • 价格: 25

  • 发售日: 六月上旬

小说本,平行世界设定,过程微虐,HE

虽设定CP为庵薰嗣,但OOC严重

大致内容就是渚薰死后的某天,真嗣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他所曾臆想过的安稳世界,之后重遇渚薰……

不HE不三俗怎么行~

两篇新番外将要完成,五月底肯定可以拿去送印~
价格为25元,有兴趣的亲可预订。
印量少,第一次的缘故只敢试水,所以本子开始贩售时给预订过的亲

Cold Ⅲ

寒冷的圣诞夜里,无视街上热闹气氛的三人围坐在桌边,看着各自跟前都有个四四方方包装精美的小盒子。


“好咯!吃完圣诞大餐就要拆礼物咯!”双颊泛着红晕,分明已喝得微醺的美里躺坐在椅子上,兴奋地高举啤酒罐,不时还打了个酒嗝。


“醉鬼,哪有大餐啦!”明日香努努嘴,瞅了美里一眼:“都怪你啦,要不然,原本今晚也可以吃顿好的。”


“怎么可以怪老师我呀!老师我可是用心良苦。”猛灌一口啤酒,冰凉刺激的味道让她不禁吼了一声:“哟!好喝!嗝……不过这也是绫波来临门一脚才成功呀!”


“少臭美了。你又怎么知道他们两个会跟你说的那样去做。”


放下啤酒罐,美里叹了口气:“嘿嘿,失恋的孩子好像不大...

Cold Ⅰ

  夏季稍纵即逝,秋去冬又至,自海边"重遇"后,不知不觉间真嗣与薰在同一屋檐下快将有半年时光。  

  日复一日,平和的日子让他感到安心,日复一日,薰与他若即若离的现状让他感到沮丧。

  薰选择回到了他的身边,可白发少年已忘记往昔重重复复的真挚爱语,一如既往的暧昧温柔也不再只为他一人流露。

  与少年重逢的喜悦逐渐被溢出心头,无法抑制也无法说的情绪所侵蚀,从来都是被动的他明白不能任性地去选择逃避或埋怨自己,但也没有找到主动的办法。

  他还是那个站在原地等待少年回头的傻瓜,徘徊着,徘徊着,一遍又一遍回忆起薰对他说过的话,这时他才发现,薰和他的距离从来都是这么近,从来...

无题

“全部都是错的,到底,什么是对的呢?”

“难道真嗣君觉得喜欢我也是错的么?”

“……”

“对不起,真嗣君,没有办法给予你幸福。”

“在你离开我的那一刻起,”喜欢薰“这件事就是个错误。”

“我们会再次相见的,真嗣君。”

“骗子。”


专四修罗道中短暂出逃……

自暴自弃的Q嗣和Q薰对话(其实感觉自暴自弃这种属性更容易在庵嗣身上体现)

糟糕,写完渣渣小对话竟然想哭……

ep 28 It is not a dream

  熙和的阳光乘着风将光明所到之处以温暖包裹起来,放眼望去那光芒是热烈而朦胧的。


  鼻腔中充斥着充满活力的味道,身体却冷硬得几乎动不起来,当打着点滴的手推动挂着生理盐水和消炎药的铁架子时尖锐的疼痛几乎让他以为手背苍白的皮肤要皲裂开来。


  目光在窗外的庭院中流连,摇曳的枝叶发出沙沙沙沙的声响,漫射出如水中浮荡金粉细屑的眩目日光,葱郁的翠绿下深色阴影中,少女淡色的身姿如此清晰。


  她眨了眨澄澈得如琉璃珠子的红色双瞳。


  “绫波……”真嗣不由自主地呢喃。


  “什么?”少女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他立即转过头,刚才还在庭院大树下的少女出现在他身旁。...


ep 27 may be a dream Ⅴ

  “为什么要拒绝我们呢?!混蛋!”坐在真嗣对面的明日香翘起长腿,抱着手,不满地嚷嚷。


  她身旁的绫波一言不发地端坐在长椅上,注视着真嗣的红色双瞳在不断转动的余晖下熠熠生辉,电线柱的残影迅速地在少女们的脸上划过。


  车厢里只有他们三人。


  神情漠然的真嗣坐在两人对面的长椅上,手里拿着黑色的随身听,耳塞将双耳闭塞。


  “喂,你有听我说话么!”性情火爆的少女从椅子上跳起一个跨步冲到真嗣跟前,叉着腰,弯下身子。


  整洁修身的校服上红色的丝带在少女胸前摇曳,校服包裹下青春的女性身体近在咫尺。


  冲动?欲望?痛苦?烦恼?拒绝?理解?同情?依赖?孤独?希望?...

ep 26 may be a dream Ⅳ

  吱呀,吱呀,吱呀。


  要是坐在秋千上,能看见摇晃的天空。


  孩童只是在单纯地玩乐,一同欢笑并不意味着双方就是伙伴。


  快乐,其实也只是一种狭隘的情感,一堆个体抱着狭隘的感情堆砌出快乐的假象。


  “时间到了,妈妈叫我回家了!”


  “是呀,妈妈在等着呢。下次再玩吧!”围着沙堆的孩童们就像上了发条的玩偶,当发条停下,一切的欢乐顿时消失无踪。


  “玩偶”们仍带着意犹未尽的笑声喧闹着奔向公园的大门。


  小孩子一个人站在砌好的“城堡”前,落寞地低下头。


  真嗣全身僵硬的站在孩子的身后。


  “坏掉就好了。”城堡瞬间化为乌有,变回一盘...

ep 25 may be a dream Ⅲ

  “明日香?!”真嗣慢慢地直起了身子。


  宝蓝色的双瞳迟缓地转动,与那迸射出诧异的双眸相碰。


  床上的少女像几乎要报废的机器人一般磕磕碰碰勉强地从床上坐起,艰难地指挥着不听使唤的手指扣上纽扣,她似乎疲惫得会在下一秒倒下永不苏醒。


  “少给我在耳边嚷嚷。”压抑着阵痛,努力地扯开嗓子,明日香以阴郁的眼神瞅着真嗣骂道。


  真嗣顿了顿,低着头,小心翼翼地道:“对不起……”


  “又是这句!我不管你就好了,省得心烦。”明日香睥睨着真嗣,不屑地道:“之前还挺大胆的,什么恶心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平时就装作是自闭儿童,还真有你的。”双瞳中幽幽的怒火欲将眼前这懦弱的人一分...

ep 24 may be a dream Ⅱ

  在梦中得到一切,在梦中失去一切,不过一瞬间而已。


  看不到尽头漆黑的长廊里,在一扇又一扇看不见外面的窗户前,在一间又一间大门紧锁的病房前走过,真嗣茫然地向前,向前。


  悲伤仿佛凝结在眼眶上不肯掉落,混沌的思绪制造了内心的空洞。


  外面,或许有你想要的。


  想要的,在睁开双目的一瞬里得到了,却又在闭上双目的一瞬里溜走了。


  在这个梦与梦或许是梦与现实又或许是现实与现实的间隙中,他孤独地前进,不知通往何方,但他相信那个绫波所说的,有人在等着他。


  嘀,嘀,嘀,嘀,嘀,嘀……


  是心电图仪的声音。


  真嗣停下脚步,抬头循着声源望去,...

ep 23 may be a dream

    好安静,能感觉到四周的空旷,能听见微细的杂音。


  吸入鼻腔的空气混合着奇异的味道,触动内心陌生感的冷冽气味,伪装干净糅杂着各种味道的气味。


  有光,白茫茫的光,另一边没有,好黑。


  眼前有四方块状的东西,垂着一条短短的小绳子。


  灯吗?没有开。


  心蓦然抽搐了一下,身体本能迅速地坐起来,映入真嗣眼帘的是在偌大房间中的一片昏暗。


  空无一人,大得出奇的房间,最熟悉不过,刺眼的床与被单,闪烁着不锈钢金属光芒的矮柜,目光在房间中逡巡一遍后他难以置信地伸出双手低头细看。


  掌心的纹路在些许透入的光下清晰可见,...

ep 22 birthday

  毕业晚会过后,古典音乐部的人气大增,渚薰与明日香的人气更胜从前,许多社团不断向两人发出邀请,连平日少言少语的绫波每天打开储物箱时都会有不少告白信从柜子里涌出来,而真嗣也被标上“经常与渚君一起”的标签。


  每逢上学放学甚至只要走在一块,俩人都会招来众人的议论和目光,更别说真嗣经常要当女同学们向渚薰告白时的布景板了,可女生们毫无例外地被渚薰婉拒了。


  当然每逢渚薰想和他十指紧扣着向女生们道明“真相”的时候,都会被他适时地捂上嘴巴拖到一边去。


  “薰,今晚想吃什么?冰箱里的东西剩下不多了,我们待会儿要到超市买。”又是一天放学时,临近期末考,除预兆着天气入夏,暑假将至外同时...

ep 20 twinkle star

  流丽清脆的音色自灵活的十指下诞生,时缓时急,双手在十指的引导下于黑白键上起舞,右脚富有节奏性地踩着踏板,渚薰坐在黑色钢琴前忘我地弹奏那首活泼绚丽的《小星星变奏曲》。


  明快易懂的旋律本该予人轻松愉悦的心情,可此刻,真嗣在一旁的书桌前手里拿着笔托着腮,面前搁了一本练习册,目光却落在渚薰灵活的十指上,脸上又没有半点愉悦之色。


  转过头看到真嗣怏怏不乐的脸,渚薰马上停止弹奏,走向书桌坐到真嗣身旁。


  “怎么了,真嗣君?”晚餐后,两人在家里的书房做作业,偌大的书房里置有钢琴,书桌和满载书籍的书柜。


  渚薰早早将作业完成后便去练习在书上学到的新曲目,原想着等真嗣也完成

ep 19 doctor and ill

  垂首细嗅那仿佛有温度的馨香,海鸟在不远处的海岸鸣叫,被微风吹拂过的发梢在皮肤上刺痒刺痒的,悉悉嘘嘘的声响自摇曳的翠绿草丛中溢出。


  “真嗣君。”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真嗣。


  他睁开双眼,母亲的坟墓还在他眼前,循声望去,原来是薰站在他身旁。


  “薰,你昨晚说,人心总有脆弱的角落。要是那一部分不断扩大怎么办?”母亲模糊的音容笑貌也断不能从心中抛弃。


  渚薰凝视着真嗣手中的百合:“那就不断找填补的方法。不能停下,也不能妄想一蹴而就,这才是人类的真正姿态。”


  真嗣走到薰的身边,主动地牵起对方的手:“我告诉妈妈了,喜欢薰的事情。好像那个角落又给薰腾出了一小块地方...

ep 18 mother

  美里开著她那爱车如约而至,就停在真嗣家门外,这动静太大,她还著想下车按门铃,真嗣就和渚薰出门了。


  “葛城老师,谢谢你。”真嗣对著前排驾驶位的车门车窗向美里道谢。


  许是这雷诺没受什麽“突发事件”摧残,尽管水蓝色的车身略旧,但车盖不需要用胶带贴上,後座也完好无损。


  “谢什麽,能帮上可爱学生们的忙,老师很高兴的哦!好啦,看花也给你们准备好了,快点和渚君上车出发咯!”美里取下墨镜,眨眨左眼,打了个眼色。


  里头一件黑色捆白边无袖紧身连身裙外边黑色短皮衣,从不离身的白色十字架挂在脖子上,双耳上又有金色耳坠,略施薄妆的脸更令美里显得精神奕奕,干练豔丽。


  ...

ep 17 sunny day

  再一次在这个世界睁开双眼,迎来鲜活的阳光。


  真嗣揉了揉眼睛:“唔……”深蓝色的床单?


  确定盖在身上的被子,垫在身下的床单是深蓝色后,真嗣立即掀开被子,果不其然腰身被那双有着与完美线条的双手环抱着。


  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去,那双手便有了动作,身旁的床褥因手掌的下压而深陷下去,真嗣被一道身影笼罩。


  “早上好,真嗣君。”平日充满磁性的声音在清晨略显深沉沙哑,每天看着都永不发腻的脸庞上还是那过分明媚的笑容。


  浅色的唇凑近,吻在他的脸颊上稍作停留,随后又依依不舍地离开。


  “不喜欢么?”真嗣难以看清红得深邃的双瞳里有什么奥秘使它们永远都饱含感情。...

好吧,可能有点扯……

但是,我真的能从这首歌找到一些薰嗣影子(脑子真的穿了个洞)捂脸!


一盏黄黄旧旧的灯

时间在旁闷不吭声

寂寞下手毫无分寸

不懂得轻重之分

沉默支撑跃过陌生

静静看着凌晨黄昏

你的身影

失去平衡 慢慢下沉

黑暗已在空中盘旋

该往哪我看不见

也许爱在梦的另一端

无法存活在真实的空间

想回到过去

试着抱你在怀里

羞怯的脸带有一点稚气

想看你看的世界

想在你梦的画面

只要靠在一起就能感觉甜蜜

想回到过去

试着让故事继续

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

分散时间的注意

这次会抱得更紧

这样挽留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想回到过去...

1 / 2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