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ep 28 It is not a dream

  熙和的阳光乘着风将光明所到之处以温暖包裹起来,放眼望去那光芒是热烈而朦胧的。


  鼻腔中充斥着充满活力的味道,身体却冷硬得几乎动不起来,当打着点滴的手推动挂着生理盐水和消炎药的铁架子时尖锐的疼痛几乎让他以为手背苍白的皮肤要皲裂开来。


  目光在窗外的庭院中流连,摇曳的枝叶发出沙沙沙沙的声响,漫射出如水中浮荡金粉细屑的眩目日光,葱郁的翠绿下深色阴影中,少女淡色的身姿如此清晰。


  她眨了眨澄澈得如琉璃珠子的红色双瞳。


  “绫波……”真嗣不由自主地呢喃。


  “什么?”少女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他立即转过头,刚才还在庭院大树下的少女出现在他身旁。


  过快的动作令他头昏脑涨,他慢慢地再次望向庭院中的大树,树下已空无一人。


  “又是这样。”他说起话来有气无力的。


  “不觉得冷?回去房间吧,不可以再着凉。”绫波接过铁架子,跟着真嗣的脚步,缓慢地回到病房里。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改动,他那漫长的历险变成了他高烧昏迷中的梦。


  当然这是别人对他的判断,只有他知道,一切都不是虚妄。


  名为渚薰的少年消失在他的生活中。


  死者,按照原本的轨迹消失了,回到所谓正常的宿命。


  蠢材真嗣,有床不睡每天都睡在地板上,明明家务事那么厉害,却连照顾自己都不行,夏天感冒发烧就算了,还弄成高烧,要不是美里和绫波上门,我看你早就横尸家中了!


  醒来时,坐在他病床前翘着二郎腿叉着手的明日香是这样说的。


  一个人?


  啊。一直都是这样呀,美里总是想法子给你找个室友呢!我看现在不找不行。喂喂,你哭什么呀!你还是男生么?!


  原来,那间白色的大屋里,只有他一个人。


  一个人。


  在LCL之海里已定下等待的约定,但回来后如预料之内不再看到那人的身影时,他还是不能自抑地痛哭起来。


  可是,这一回不会再想什么“渚君比我更值得活下去”诸如此类的事情。


  不到闭上眼睛的那一天,就会有重逢的机会。


  待出院的时他才知道现在已是暑假,发现他高烧昏倒在家的那天,美里和绫波正要和他商讨暑假到海边游玩的事情。


  在家休养了半个月,天气开始变得闷热,一度被搁置的计划又再次被美里提起。


  出行的那天晴空万里,阳光愈发耀目,在一行人的欢闹声中,车子驶进沿海公路。


  不断泛起波浪,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时而有海鸟鸣叫飞过,一望无际的蔚蓝里没有巨大的战舰与激起的通天水柱。


  “很漂亮对吧?!”美里取下墨镜,眨了眨左眼。


  “你挑的地方还不赖。”明日香望着车窗道,一旁绫波忘乎所以地默默看着窗外景色。


  真嗣点了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粼粼的波光仿佛也在他的心中泛起涟漪,他意外迫切地想到海边去。


  “啊,对了,那孩子也会来哦!不过要晚一点,大概傍晚吧,到时候得好好地把他介绍给真嗣。真嗣,你有在听我说话么?”美里道。


  他并没有听清楚美里在说什么,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心还在那片大海里。


  到了海边,才放下行李,他便被美里三人拖到海边去,但他一直都躲在遮阳伞下,没有进行任何活动。


  下午过去,海天交界处泛起红霞,天色渐暗,他决意留在海边,目送明日香三人离开后,便走进白色的浪花中。


  脚下的细沙松软湿润,浪花时退时进,小腿被溅起的水花弄得凉飕飕的,耳边尽是哗啦哗啦时大时小的声音。


  那并非尽头的尽头里,橙红色在涌动,洁白的云彩变得黯淡,忽有一阵海风经过,海水的腥气迎面扑来。


  在同样的夕阳黄昏下,在没有残骸的海边是否有着同样的命运?


  真嗣明白他只是在做无意义的模仿,漫无目的地走下去,在涌动的浪花中,在不同于往昔的橙红色黄昏中期盼着,期盼着。


  “mimifasosofamiredodoremimirere……”他唱着熟悉的简谱,迎着海风,觉得眼眶有点刺痛。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不知从何处传来过分随心所欲的轻哼,几乎与真嗣的声音重叠。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真嗣慌乱地往四周望去,本能地朝着单薄的声源,撒腿就跑。


  第九交响曲第四章的主旋律,欢乐颂。


  这回,恳求欢乐女神赐予他们真正的欢乐吧!不要再变成那个人的安魂曲了!


  狠狠地抹去脸上的泪痕,真嗣奔跑着,直至海边的一块稍高的礁石挡去了他的去路。


  悸动,难以置信,熟悉,紧张,复杂的感情难以理清头绪的瞬间,他往礁石上望去。


  深蓝的衣角在风中轻扬,修长的双腿裸露着搁在了礁石上,白色的发也在微动,残阳为姣好俊美的脸庞笼上一层神圣光晕,被夕阳点亮的双瞳令人无法看清那人望向何方,阴影下,真嗣能看见那人唇边泛起完美的弧度。


  “薰……”不要像上次那样让薰先开口。


  声音都在颤抖,真嗣知道他又要不争气地哭了。


  礁石上的那人听到了呼唤,停下了歌声,稍稍惊讶地转过头去,当目光接触到真嗣的那一瞬间,那人又泛起熟悉的极尽温柔的微笑。


  “你知道我的名字?”


  心一下子坠入了万丈深渊。


  “你叫渚薰。”心忽而又飘至云端。


  没关系,怎么样也没关系,忘记了喜欢我的事情,我喜欢他的事情也没关系。


  重逢来得如此之快,他已经,已经很幸福了。


  “你呢?”


  这一句印证了真嗣的想法。


  既然不再是使徒,重生后,忘记他也很正常的……很正常的……


  “碇真嗣。”


  渚薰从礁石上跳下,双手插着外套的口袋,一步步靠近真嗣:“刚才你叫我的名字的时候哭了,为什么呢?真嗣君?”


  在对方的目光下,真嗣低下了头,不愿意让对方看到他脸上的泪痕:“没什么……”


  “以后在一起的时候,别再露出那种表情了。”渚薰皱了皱眉。


  “什么?!”不管脸上全是泪痕,双眼红通通的,真嗣猛然抬起了头。


  “看到我这个室友有这么难过么?”渚薰伸手缓缓地为对方擦拭泪痕。


  “室友?”


  “美里小姐说得没错,真嗣君的确是个意外纤细的人呀。”


  他继续道:“以后到叫我薰吧,真嗣君。”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泪水止不住,怎么办?


  渚薰一把拉起真嗣的手,紧紧地握了握:“别哭了,得好好地回答我呀!”


  真嗣如捣葱般点了点头,抹了抹脸:“薰。”


  “要回去咯。只顾着到海边看日落,我还没告诉美里小姐我到了。”渚薰笑得更温柔。


  “嗯。”真嗣努力地在脸上扯出笑容。


  两人的身影在残阳的余晖里渐渐拉长,这是一个在原点里不同的开始。


  “唱歌真好呀,真嗣君也喜欢音乐吧?”


  “嗯。”


  “听美里小姐说,真嗣君会拉大提琴?”


  “嗯。”


  “我呀,只会钢琴呢,这两样乐器好像很难合奏呢,真想和真嗣君一起合奏呀。”


  “会有机会的。”


  “和真嗣君在一起真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心里却意外地快乐,雀跃,兴奋。而且好像不是第一次这样拉着真嗣君的手了呢。”


  “嗯……”怎么会是第一次呢?


  “好像连真嗣君的温度也很熟悉。”


  “嗯……”泪水,又止不住了。


  “怎么又哭了?”


  “等你不哭了我们再回去,我们继续在海边走走吧。”


  “嗯……”


  轮回后,在诞生之前我便熟知你掌心的温暖。


  无论多少次,多少跌撞,多少转折,只要你在这世上我都会来到你的身边。


  因为,你的名字,体温,微笑,早已镌刻在我这颗无名的灵魂上。

==============================================


lofter这边也完事儿啦!哇哇哇哇哇~~~~(解救了我的强迫症

写的过程中,有很多章都是红着眼眶写的,现在自己撸了一个HE,虽然马马虎虎但是起码安抚一下五年后又被官方碾个粉碎的玻璃心……

最后还是无耻地来个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subject/21422

有些番外等本子出来了再发~

评论
热度(7)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