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Camellia in snow Ⅲ

薄雪已覆满他的全身,男人还是静坐在长椅上,弓着腰,岔着腿,手肘抵在双膝上,看上去是有那么点颓唐,可他如贝尔加湖一般冷冽的眸子望映出手里的与白雪几乎融为一体的白茶,又是让人心折的美丽了。
男人正对着的V音乐厅终于敞开大门,听众如龙灌水般涌出,打碎了雪夜的寂静,男人坐直了身子,粉雪从身上簌簌滚落,他那对美丽的眸子几乎是要放出光来,在柠黄中寻觅。
不在乎身体是否能坚持下去,若目光能掠过心爱的人,即便只是鬓角,也能认出,也将寻回力量上前把他紧拥入怀。
明知道如今声名鹊起的青年一时半刻也无法从仰慕者与听众中抽身,自己的亲身经历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男人心里还是躁动不安,埋怨起热情的听众来。
直到大门关闭,男人还是没有等到青年。
“啊,真冷……”接着,不止地咳嗽。
“维……维恰?!你,你到底在干什么!”不知何时走近的青年,连担心也来不及了,褪下身上的大衣给男人头上披上。
手臂一身伸,环住青年的腰身带进怀里,男人低首脸埋进对方的肩窝上,不知是因为隔着口罩缘故亦或是落泪的缘故,声音朦朦胧胧的:“勇利,别生气。我没有办法隔着冷冰冰的屏幕,在冷冰冰的病床上看着你,凝视你,期盼你。可来到现场,看着节目单上的《月光》,我忽然就离开了。”
青年沉默了半刻,顺着男人的后背,忍不下心来责备,用力回拥着对方希望能传递些许的温暖:“维克托,这双手,好不容易才能被你牵起,怎么可能轻易放开?无论我弹奏多少遍,多少曲子,我都希望有你在身侧倾听,同样我也要你一切的乐声。”
你不需要嫉妒,失望,怅然若失,那些乐声满载我深切的爱意。
只属于你的《月光》永远都不会消失,求你回应我,不要猜疑与灰心。
你的《爱之梦》从来都是缠绵悱恻,不会对爱有半点迷惑。
“我们回去好吗?咳咳,勇利,我只想,咳,只想来见你……不想错过你人生中任何重要的时刻。我爱你,无比的需要你,有生以来变得这么可怕,要是勇利不在,根本无法振作起来。”
“傻瓜维恰,明明担心的是我……”
风雪随着夜深越来越大,男人在温声细语中迷迷糊糊地跟爱人回到医院里,免不了医生一顿臭骂。
看着坐在病床边的男人冻的通红的双手,被搁置在一旁的白茶花时,勇利不顾一切俯身捧着爱人的双颊吻上凉凉的唇瓣。
有几缕发丝自梳整好的黑发间垂落直至额前,合上的双眸溢出了泪珠划过脸颊。
那是白茶上的露珠,是纯洁的爱。

隔太久了,抽空整合一下。
嗯……我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就是这么爱心血来潮。
之后大概会偶尔写薰嗣和刀剑乙女?
Yoi有不太朦胧的灵感再写。






评论
热度(8)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