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红豆饭


暖风习习,即便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也不感到炎热。
几把太刀约在三条的院内饮茶,难得没有任务在身,年岁稍长的太刀们就是看天看地看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也能过一天。
啾~~~啾啾啾~~
莺丸盯着园子里在树上叫的正欢的鸟儿,又学着莺啼起来。
鹤丸坐在树荫婆娑的光影下,抱着刀,嘴里叼着根不知哪儿来的小草,半眯起眼睛。
“哈哈哈,髭切殿,要是喜欢这点心,我便割爱送给您吧。”渡廊上,三日月端着茶杯,笑眯眯地把装有三个洛风的木盘推到髭切侧跟。
盘上还有一支菖蒲。
“十分感谢,三日月大人。”
“鼓月堂的点心一直都是髭切大人所钟爱的呢。”三日月身旁是正整理毛发的小狐丸。
“我也是跟随主人的喜好而已,这次她又采购了许许多多的点心给训练短刀们的太刀呢。”说罢便把木盘挪到自己身边,开始动手。
“兄者,你怎么连别院的点心都吃了,主人买洛风已经够给你面子了,你还把手伸到别家去……”
膝丸才不会说自己那份是兄长替他“领了”。
即使知道哥哥并不会在意,他也继续孜孜不倦地提醒。
“这样富有特色的犒劳品,小姑娘她是十分感谢髭切殿近来的照顾啊。”
茶骨在浅色的茶汤里直起,映出一双吴钩月,俊美的太刀点点头。
今天也是好日子啊。
拿着竹签的手顿了顿,眼角线因温和的微笑弯起妖艳的弧度,浅金的短发掩住了脸颊。
“主人跟一期一振已经是鸳鸯交颈般的关系呢。”偷着微微艳红的两瓣薄唇间尖锐的犬齿快要啃上去。
膝丸听下唠叨把话咽了回去,瞪大双眼瞅着哥哥。
“兄者,你刚刚说啥?”
“大丸……”
“我是膝丸。”
树下的鹤丸跳起:“是不是又惊又喜呀?哈哈,源氏的小子,你还看不出来。”
放下盘子,髭切转身抱住呆若木鸡的膝丸:“丸丸,主人跟一把刀是这样的关系哦。”
“我是膝丸。”脸红得快赶得上刚锻打钢块。
“髭切先生膝丸先生你们在干嘛?”
膝丸立即推开哥哥,两人抬头一看。
是高大的岩融,脖子上还骑着今剑。
“刚才在灶房,烛台切先生个跟主人说要做红豆饭哟。”
“已经,到这一步了吗?”
“兄者什么到了这一步,赶紧吃别浪费。”拿起竹签干脆插起一个洛风堵住哥哥的嘴。
“真的吓了一跳。”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啾~啾啾啾~啾啾~
“嗯?只是庆祝短刀们训练成功而已呀。”今剑蹭了蹭岩融的发旋。


评论
热度(10)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