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从远方修行带着大老虎回来的五虎退刚回到本丸就跟亲自来迎接他的主人申请要当下一星期的近侍,期盼着将途中遇到的林林种种告诉审神者。
审神者思量了一番,便让五虎退到织田组的院子找长谷部,告诉他下星期的近侍改为五虎退,并通知他下周五与审神者和五虎退到现世。
当听到五虎退的回话,说长谷部先生收到消息就趴在小茶桌上什么都不说了,之后又抱着小茶桌跑到对面伊达组的院子说要跟光忠先生做一个月的饭,不要当近侍时,审神者用扇子掩着嘴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皆因上月长谷部与不动行光因酒的事情差点打起来,已经被她罚了一个月的马当番。
夜里,审神者一边替五虎退擦干梳整好头发,一边听着小老虎雀跃地说着修行途中的事情,当他说到前主更是嘤嘤哭起来,让审神者好生安慰了一番。
将五虎退送回近侍楼后,审神者在书房案前想起五虎退瞪着那双溜溜的大眼睛,跟她说要守护主人的时候,她不禁莞尔。
小哭包还是小哭包,却再也不是会怯步未来的小猫咪了。
而是大老虎,如假包换的白毛大老虎。
活泼的天性还是不变。
比如清晨里审神者睡眼惺忪时在被窝一转身便瞧见大老虎毛茸茸的头从纸门缝间钻出,接着又是小老虎慌乱的叫声,虎君不可以这样钻到别人的房间里,啊……主人,您醒了吗?抱歉呀。
她当然不会较真,披了衣服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大老虎也学着小老虎乖乖坐在地上,摇着长尾巴,一双异色瞳瞅着她。
审神者选择用手指弹了老虎的额前。
比如到前院广间的路上,审神者身披翠绿底色花鸟图样的打褂走在五虎退前,进了广间还未坐下,就听到小老虎低叫,虎君你你在做什么!
转头去看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小台阶,顿时往前摔,忽然身体被打褂扯住。
接下来就是嘶啦一声,她还是往前倒,幸好不是脸贴地,是摔进髭切的怀里。
脸撞上硬邦邦的胸膛,鼻子撞的通红。
转身看看身后撕裂开来的打褂,此刻她自认比未摘花还难看。
髭切把她扶起,活了千年才知道什么是小鹿乱撞,您的鼻子大概比鹿角还硬呢,但是通红得十分可爱。
兄者你别再说风凉话了!
一期一振不知何时已到身旁挑起她的下巴仔细观察,确认没有出血后,便土下座请求主人原谅弟弟。
虎君喜欢上面的花鸟所以……
五虎退已经哭的眼睛通红,又不敢哭开声来。
主人,这老虎是因为打褂上的花鸟栩栩如生才误认的,也是我平日里没有好好管束弟弟们的言行才会对主人做出这种冒犯的事来。
审神者褪下那件损坏的打褂,也没有说孰对孰错,只是接下来半个月大老虎只能呆在室外了。
修行回来的大老虎还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变了。
之后那个周五,准备跟主人到现世的长谷部的日程又被打破了,一期一振说要将功补过接下来半个月由他独自负责主人的起居饮食,直到主人愿意让大老虎回到室内。
其实审神者明白,是她亲爱的一期又吃源氏老人家的醋了,又因为接住她的不是自己而闹起了别扭。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抚长谷部了,只是让一期给她带个口信。
长谷部,你还是跟光忠继续做饭吧。

评论
热度(5)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