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Be a Dream

EVA
YOI
小事情
这里是啊噗

洛风Ⅳ

让髭切在夜里又吃掉几不知多少盒洛风后,新的一周又即将开始了,军议安排在一周之始的早晨,本丸全员都会换上出阵服到前院大殿上听候主人差遣。
审神者也会身着正装出席,安排一周工作。
今天的打褂果然是水蓝色的,哎呀,鹤丸殿下还是不太懂小姑娘的心思啊。
真是吓了我一跳,跟三日月的打赌竟然输了,哈哈。
从后院穿过长廊,渡廊,审神者刚进大殿,便听到座前的两把太刀玩笑交谈。
待她坐下来,殿内已一片肃静,刀们正襟危坐,没有半点刚才的轻松,跪坐在侧跟的髭切立即转向主人,躬身朗声问安:“愿我主今周武运昌隆,身体康健。”
话音刚落,一众刀剑也躬身问安,声音洪亮。
“诸位,吾不胜感激。”
听到主人回话,刀们立即直起身子,等候主人发号司令。
各式男子整整齐齐端坐在大殿内乌压压一片,审神者目光逡巡了一圈,拿着扇子的手沿着地面窸窸窣窣地滑至髭切跟前轻轻点了两下。
近侍十分熟练地掏出主人备好的计划稿件。
室外阳光正好,清风卷动屋角的铜铃,鸟儿的鸣叫在无声中尤为凸显。
“今周……”
“大将!”
一声高呼堪比利箭穿透她的心间,审神者倏地站起,低喃:“药研?”
小短刀们面面相觑,坐的靠前的太刀站起往殿外望去。
“大将快点!”还是未看到殿外有药研的身影,仿佛有一双冰冷的手攥紧了她的心,无暇顾及金扇掉在地上,再一次高呼中,她抓起衣摆跑着扎进人群中外往殿外跑去。
髭切喊道:“主人!”随即夺门追出。
“药研!”慌乱像汹涌而来的潮水席卷她的心房,撞出裂缝,不安从中淌出。
药研青黑的身影一点一点进入四方的大门中,身侧一抹刺目的水蓝色让她连呼吸也忘记了。
差一些踩到衣摆摔倒,审神者拖着打褂走到药研边身边跪在地上接住几乎是被拖着回来的一期一振。
出阵服的已破损不堪,从包丁手上接过的本体上出现了不少裂痕,刀装已全部损毁。
怀里的男人已经没有意识,她艰难地眨了眨眼睛,声线颤抖仍要温言细语:“药研,你带包丁和平田去手入室好吗?”
“我明白了大将,处理完毕后我会到您那边帮忙的。”深深地看了一眼主人,药研扶着弟弟离开。
瘫坐在地上抱着一期一振,她用手帕擦了擦男人的嘴角,眼也不抬:“五虎退,能拜托你和老虎先生带前田到手入室吗?”
“我,我知道了!老虎先生我们走吧!”大老虎驮着前田也离开了。
她努力着扶起一期一振的身子,将他手臂搭在她后颈上,慢慢挪动,髭切上前帮忙,她立即道:“髭切你到大殿宣布打点这周的工作去,不必跟着我。太郎先生,请帮过来帮我。”
“是。”太郎身形较高挑,简简单单就抬起太刀半边身子。
“好。”髭切瞟了一眼主人离开的身影,回到大殿。
血污,尘土,腥气玷染了华丽的打褂,水蓝渐变至白色的缎面上繁花彩蝶失了生气,襟前尽是斑驳的泪花。

评论
热度(1)

© May Be a Dream | Powered by LOFTER